下有一些不太令人舒服的情節(關於網路黑暗什麼的),算是採自真實事件(不是我自己的啦),雖然只寫了些皮毛,但還是請謹慎三思後再觀看為上。

    草結,從頭到尾根本就是……我自己在練筆感吧(抹臉)

    心靈垃圾倒完了,就該把其他坑填一填了。

 

很多年後,莫里斯已經從大學畢業,成為一般上班族,慢慢熬資歷,偶爾回去以前的魚店找老闆聊聊天,與瑪莉安娜也感情穩定,住在一起同居了。

 

那時的他,直到在跨入真正屬於兩人的家的時候,才敢這麼問瑪莉安娜:「妳當時究竟是怎麼想的?是玩玩而已,還是認真的?」

 

他們在KTV舞台上的那一吻,算是彼此的定情禮了,但莫里斯很長一段時間都覺得自己在作夢,一切都顯得太不真實。

 

所以他這麼問瑪莉安娜,是想讓自己的心歸位,不再迷茫。

 

瑪莉安娜瞥了他一眼,忍不住笑:「天啊,親愛的,你該不會以為現在還是作夢吧?若姐姐對你的愛情不認真,你能站在這裡嗎?」

 

莫里斯一愣,隨後釋然地笑了,輕輕在瑪莉安娜嘟起的唇上,蜻蜓點水地啄了一口。

 

 

那一天,直到網聚結束,莫里斯都有些呆愣愣的。

 

出了KTV,尤莉恩在跟瑪莉安娜爭執:「說好的大戲呢!?為什麼這麼快就親下去?妳這麼猴急嗎?本小姐還指望看你們虐戀情深呢!」

 

瑪莉安娜拿手指堵了耳朵,笑吟吟地看她。

 

林曉青在一旁幽幽地說:「尤大姐好歹有看到他們接吻,我和小櫻回來,可是直接被宣布他們在一起了啊!要不要這麼衰?我連一點點八卦渣都沒瞧見!」

 

本田櫻用力拉了拉林曉青的袖子,示意他別太沒禮貌。

 

瑪莉安娜瞟了瞟林曉青:「姐姐可是之前就把欠你的人情給還了,所以看沒看到,可別找我抱怨,是各自的本事。」

 

林曉青抹臉:「當時是丹尼哥叫我拿飲料啊……」

 

丹尼爾攤了攤手:「當時真的缺飲料啊。」

 

「不過啊,什麼人情?瑪莉妳欠過曉青的嗎?又還了什麼?」伊莎貝爾問。

 

瑪莉安娜抿著唇:「哦,他給姐姐介紹男朋友,姐姐就幫他疏導他和小櫻之間的問題。」

 

林曉青臉色發白:「瑪莉姐,說好不講出來的啊!」

 

「啊,抱歉,一時嘴太快了。」雖說如此,瑪莉安娜臉上依舊毫無愧色。

 

一旁的眾人想了想瑪莉安娜的話,稍微推敲一番,就知道她的意思了。

 

「天啊,曉青,我要對你改觀了,其實你也是滿肚子黑墨汁吧?」丹尼爾神色複雜地說,還把安娜莉茲往後帶了幾步。

 

「啊呀……曉青你當初不是說,是要讓我們認識新朋友,才把莫里斯拉進來的嗎?」愛莉絲偏著頭。

 

「顯而易見,並不是。」莫妮卡雙手環胸,蹙眉打量林曉青。

 

「哈哈哈哈哈哈,曉青你畢業後志向想搞諜報嗎?」艾蜜莉笑得差點打跌。

 

「小子你行啊!說,除了這事,你是不是還呼悠了我其他事?」尤莉恩將手環過林曉青的肩膀,笑得異常奸險。

 

羅莎先是以「你們這些愚蠢的凡人啊」的眼神環視一圈眾人,才哼了聲:「怎麼你們全不知道?沒看那女人對莫里斯多饞啊……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曉青要保密而已。」

 

林曉青被尤莉恩一記鎖喉弄得面紅耳赤,大聲叫:「我、我當初只是牽媒,要是莫里斯和瑪莉姐真沒在一起,我不是很丟臉嗎!?」

 

尤莉恩聽他這麼一說,才冷哼著放了他。

 

林曉青咳了幾聲,不斷喘息。

 

本田櫻拍了拍他的背給他順氣:「曉青,還好嗎?」

 

林曉青可憐兮兮地看她:「不好……小櫻,剛剛怎麼不來救我?」

 

本田櫻溫柔地笑望他:「因為曉青也瞞著我啊,我不太高興呢。」

 

林曉青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,隨即堆滿討好的笑,抱住本田櫻,心肝寶貝不停地喚。

 

本田櫻摸了摸他的頭:「好啦,看在你總想著我的分上,我不生你氣了。」

 

林曉青這才鬆了口氣。

 

「哪,其實曉青和小櫻全是烏賊星投胎吧?」伊莎貝爾笑說。

 

「真有烏賊星這星球嗎?」艾蜜莉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。

 

「今天我的新世界被打開了,本來以為小朋友們都很天真無邪。」丹尼爾嘆息。

 

「啊,莫里斯還是挺純潔的啦……說到這,莫里斯呢?」尤莉恩回頭想找人,卻發現那男孩不見了,定睛一瞧,連瑪莉安娜也不見了。

 

「他們開溜了。」羅莎拿下耳邊的手機,手背隱約浮出青筋:「說要培養感情,讓我們這些太閒的無關人等自己散了。」

 

在場眾人有一瞬的沉默,最後是尤莉恩爆出朝天大吼:「操他的!瑪莉安娜‧法蘭索絲‧波諾福瓦,下次就不要給我逮到!」

 

 

另一方面,被尤莉恩惦記的瑪莉安娜,正帶著莫里斯悠然地坐在一家咖啡店裡。

 

莫里斯侷促地坐在櫃檯長桌前,見瑪莉安娜手法熟練地磨咖啡豆、煮咖啡,最後在咖啡上拉花,送到他面前。

 

莫里斯看著咖啡上線條疊複流暢的小狗奶泡圖樣,喃喃:「瑪莉姐是咖啡師傅?」

 

瑪莉安娜笑著聳肩:「你要這麼說也可以。」

 

莫里斯端起咖啡啜了一口,醇香的味道讓他眼睛一亮:「好喝,以前我很怕喝咖啡的,覺得苦,但這杯好好喝。」

 

「姐姐給你做的是拿鐵,牛奶放得多了些。」瑪莉安娜坐到他旁邊,自然地靠在他肩上:「你喜歡就好,以後要喝,隨時都可以。」

 

莫里斯身子一僵,沉默了一會兒,最後深吸了一口氣,問:「瑪莉姐……我們算是在一起了嗎?」

 

瑪莉安娜含糊嗯了聲:「你覺得呢?」

 

莫里斯低頭看著喝到一半的咖啡,半晌才說:「我、我才二十二歲,甚至大學沒畢業,還晚讀,目前薪資還沒說太好,甚至欠了瑪莉姐的錢沒還……」

 

「你不是沒還,是還沒還完。」瑪莉安娜抬手觀察自己的指甲:「別以為姐姐沒看帳戶,你定期匯過來的錢,我記著呢。」

 

「那是我該做的。」莫里斯急急地說:「即使如此……我還是配不上瑪莉姐啊。」

 

瑪莉安娜笑了笑,問:「先別說這些吧,姐姐只問你,你喜不喜歡我?」

 

莫里斯垂眸,點了點頭。

 

「對我來說,那就足夠了。」瑪莉安娜側頭看他:「配不配得上什麼的,是要靠時間來證明的,難不成你想過要靠姐姐養一輩子嗎?」

 

「當、當然沒有!」莫里斯大聲說。

 

「那不就結了?十年後,還不知道是誰的成就比較高呢,你還年輕,下定論太早了。」瑪莉安娜笑說:「再說,姐姐並不需要一個什麼『好男人』,只需要一個能愛我、寵我、敬我的男人,你符合,姐姐為什麼不要呢?」

 

莫里斯還是鬱結。

 

瑪莉安娜輕聲問:「莫里斯,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退網路歌手的圈子嗎?」

 

莫里斯被如此乍然一問,下意識地搖頭。

 

「姐姐最一開始在網路上唱歌的時候,是在四年前。」瑪莉安娜慢慢地說,因著陷入回憶,目光有些朦朧:「當時,只是覺得好玩罷了,不知不覺間,漸漸累積了一定的人氣量,再後來,又因為翻唱了一首很紅的經典老歌,粉絲人數暴漲……」

 

從一介小透明,到粉紅,再到大紅,最後到紫紅,也不過一年半光陰。

 

瑪莉安娜曾經很喜歡她的那些小粉絲,覺得他們可愛極了,像一群小蘿蔔,一個坑一個坑地乖乖坐好,每天所求不過她發個聲,偶爾上線也是各種慰問、打招呼,殷勤得讓她心裡既好笑又溫暖。

 

「當時,是真的很開心,要不是姐姐做錯了一件事,他們或許能一直保持這樣。」瑪莉安娜輕聲說:「但我就是做了,千不該、萬不該,姐姐不應把歌唱頻道當成私人臉書使用,理當保持距離卻沒有,這才出了事。」

 

事情說起來,其實很簡單。

 

瑪莉安娜平時就是個愛拍照分享生活的主兒,這樣的人不在少數,在街上撈一捆兒,有九成人都有這興趣。

 

由於和粉絲關係一向良好,瑪莉安娜也沒設防,在公開群裡發了一張她穿著性感去夜店的相片,沒想在之後卻狀況連連,竟有不少粉絲因而轉黑了。

 

其中一個罵她最凶的人是這麼說的:「浪蕩!不要臉!婊子!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才會喜歡妳!那麼喜歡去夜店給人X,就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!」

 

「世人,總喜歡假道德,有很多時候,他們自己明明也做過一些事,卻能理直氣壯地指責其他人的作為。」瑪莉安娜淡淡說:「姐姐不過跟朋友去夜店唱歌、喝酒,就能被說成這般,當下我只覺得很不舒服,他的言辭令我作嘔。」

 

莫里斯簡直不該說什麼才好:「瑪莉姐……」

 

瑪莉安娜繼續說:「只憑一張照片,斷定我的人格,愈傳愈烈。不解釋不行,他們說我心虛,解釋了,他們又說我鬼扯。」頓了頓,她笑:「要做人,真難,怎麼說都不是。」

 

從那時起,瑪莉安娜深刻地領悟了,網路上就是個吃人不眨眼的世界,所有人隔著一屏螢幕,以為那就是他們的屏障,便肆無忌憚了。

 

他們愛一個網路偶像可以很快,也可以恨得很快,攻訐起來更是不遺餘力,明明已經把爪子伸得太長,在他人的私人領域作怪了,卻依舊以為自己很了不起。

 

「姐姐也是在那時候,才深深覺得,跟網友洗刷自己的清白,真的很獵奇,憑什麼我這人品行如何,要陌生人來評論?」瑪莉安娜嘆息:「後來,不論對粉絲還是那些罵我的人,姐姐都不在意了,因為他們對我已經不再重要了。羅莎他們說,這是我太多情惹來的,而且太矯枉過正,但……我不知道從何時起,『相信』也變成一種很艱難的感情。」

 

她算是心灰意懶了,之後事件平息,她在頻道和公開群也只發歌,不再與粉絲聊天,直到最近,她徹底斷了執念,這才要退了圈子。

 

「小塞,你或許不相信,你、曉青和小櫻,是姐姐這段日子以來最親近的『網友』了,曉青和小櫻是因為身為晚了艾蜜莉好幾屆的學弟妹才搭上的線,而你是曉青帶進來的。」瑪莉安娜笑說:「或許是上帝可憐我,你們三個都是好孩子,讓姐姐對網友重拾了點信心。」

 

莫里斯躊躇了一陣,隨後眼一閉,不管不顧了,伸手抱著她:「瑪莉姐……我、我不太會說話,但瑪莉姐若想哭的話,我肩膀可以借妳的……衣服濕了也沒關係,我再回家洗就好……」

 

莫里斯只感覺心臟像是被大石壓著,直讓他覺得喘不過氣來。

 

瑪莉安娜的心路,他從來不知道,而今一聽,就感同身受地跟著難過。

 

瑪莉安娜倚在莫里斯懷裡,喉間發出沉沉的聲音:「姐姐沒事,過了這麼久,早就釋然了……」卻情不自禁地落了幾滴淚,心臟一陣凶猛的疼,等那陣疼過去了,忽然就覺得輕鬆許多。

 

瑪莉安娜抬起頭,看著莫里斯單純的臉龐,他琥珀色的眼裡滿是擔憂,神情真誠得很。

 

本來是想把莫里斯拐出他的自卑情緒,結果反而自己感時花濺淚了……瑪莉安娜在心裡自嘲,而後重又揚起嘴角。

 

「小塞,姐姐要的就是你這樣的人,能在我難過的時候,抱抱我、拍拍我,不必說什麼好聽話,只要陪著就好,這對姐姐來說,比什麼都重要。」瑪莉安娜對莫里斯認真地說:「你目前還小,還有機會考慮,姐姐願意等你,若你不安,還在猶豫,可以之後再給我答案。」

 

莫里斯張了張口,欲言又止。

 

他凝視著瑪莉安娜剛哭過的面容,雖淚痕已乾,但鼻頭和眼角卻紅紅的,雙眸濕潤,看得他心頭一軟。

 

即使是女神,一旦哭起來,還是一樣脆弱得惹人憐。

 

瑪莉安娜說給他選擇權,其實他才認為選擇權應該要在瑪莉安娜手上,以目前條件相比,瑪莉安娜絕對比他好太多。

 

只是糾結這些,似是沒什麼意義,他耳邊像是又響起了那首歌──他與她合唱的《J'espère》,那句「情愛無常,如此珍稀」。

 

既然如此,他該把握才是……不,是一定要把握。

 

莫里斯下定決心,再度伸手把瑪莉安娜擁到懷裡,而後決然地吻上她的唇。

 

時間自會證明一切,不論未來是何種景色,如今,他只想要和懷裡的這女人相愛,如此而已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