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浪短文增寫。

 

 

煙火極盡華麗地綻放,燒灼了夜空,燒灼了人心,燒灼了記憶的一角。

 

葉修聽王傑希這麼一說,不由得嗤笑,差點連叼著的菸都掉了:「大眼兒,不過讓你說說對煙火的感想,至於這麼文青嗎?難不成除了假中醫,你還兼做詩人?」

 

王傑希乜他一眼,揮散他吐出來的嗆人煙霧:「是你想讓我浪漫些,我不就浪漫給你看了?還有不是叫你別抽了嗎?就這一時半刻,你不能消停點?」

 

「菸可是我的生命,那癮已經沁入骨子裡,你瞧它一點一點慢慢地燃,然後......」葉修彈了彈菸,落下一截粉脆的菸灰,紛紛散於腳下:「呼,一吹就沒,多爽利。」

 

王傑希淡淡說:「還說我呢,葉大神,你的文青風更討厭,更何況說什麼沒了?不吉利。」

 

葉修碾熄了菸,挑著眉笑:「那咱們別說這些垃圾話,來點不晦氣的吧!」他眼睛轉了一轉,餘光瞥著不遠處光影斑斕的廣告牆:「親愛的,噢,親愛的,你覺得愛是什麼?」

 

王傑希也瞧見了那面廣告牆,頓覺無奈:「你學著人家廣告女主角講台詞做什麼?」

 

「你答就是,管那麼多,哥就想聽聽。」葉修一臉痞子樣。

 

王傑希嘆息,總歸是拗不過他,心思轉了幾轉,沉默了有一會子。

 

葉修倒是不急,悠哉地等著,饒富興味地不停打量他。

 

正當葉修明目張膽地打了不知第幾個呵欠後,王傑希終於開口了:「那很難解釋。」

 

葉修哦了一聲:「那你就隨便給個答案唄。」

 

王傑希又沉默了一陣,隨後捉他的手過來,放在心口:「不能用說的,要用做的。」

 

葉修問:「怎麼做?」

 

  「挖。」

 

  「什麼?」

 

王傑希的神情很淡薄,不相稱的雙眼異常清澈,直勾勾地瞧著他:「我把我的心掏給你,你要不要?」

 

葉修笑:「你想了那麼久,就為了說了這句?」

 

王傑希也揚起唇角。

 

「不了,哥對重口遊戲沒興趣。」葉修掙回手,朝他眨了眨眼:「再說,我才不要你的心,讓他好好地在你胸口待著。」

 

「你嫌棄?」

 

「唉,才不是,只是掏了你的心,哪來一個愛我的王大眼?」

 

王傑希抿唇:「你害不害臊?」

 

「我說了,人生苦短,像菸,燃完就沒了。」葉修聳了聳肩,摸了王傑希的臉頰一把:「還是別太在意這層皮,反正以後會在土裡腐爛。」

 

「你想吃豆腐就別找理由。」

 

「別總拆哥的台啊。」葉修手指捏了捏他的臉頰,微草偉大的王隊肌膚可說是滑不溜丟,還真像是豆腐。

 

王傑希沒拍掉他的手,只說:「我是要收費的,你吃完這趟豆腐,咱們就去開房。」

 

葉修懶洋洋的:「行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