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場無趣的文藝電影,林曉梅出來時,不客氣地打了個呵欠。

 

本田菊又皺了皺眉,這回卻沒開口斥責。

 

他不是不曉得她喜歡那種特效聲光好的動作大片,這般片子只會令她昏昏欲睡,他就看她瞇過眼去好幾回了……可惜的是,這回院線上並沒有她愛看的片子,所以他就照著自己喜好來。

 

本田菊看了看錶,這回的文藝電影比較短,一小時半就演完,還有好一陣子才是慣去的那家餐廳下午茶的時間點。

 

能去哪裡?他思考起這問題,最後拍定,去附近的天文館逛逛吧。

 

「天文館?」林曉梅愣了愣,而後露出了像是尷尬又像是煩躁的神情,雖然只有一瞬:「行啊,你定就好。」

 

本田菊沒錯過她那個表情,抿了抿唇,撇開了臉,牽起她的手。

 

林曉梅在被他牽起手的時候,差點沒被嚇死,她曉得這男人不是很喜歡在外頭曬恩愛的。

 

看他窘得耳根都發紅,她下意識地想掙脫,可他就這麼牽著她走,用力牢牢,連她的手都被握得有些疼。

 

他今天是吃錯藥了?林曉梅疑惑地想。

 

 

天文館位於離市中心稍遠的地方,位置略冷僻,即使如此,假日還是有許多人等著入場。

 

本來林曉梅看著排成長龍的隊伍,想讓本田菊放棄算了,誰知本田菊直接從皮夾裡抽出兩張貴賓票,帶她進去了。

 

見她詢問的眼神,本田菊解釋:「我很常來這裡,負責人就送我一疊票。」

 

林曉梅從不曉得這事,不由得訝異:「你來這裡做什麼?」

 

本田菊半晌不語,最後才遲疑地說:「思考。」

 

「思考什麼?」

 

「將來。」

 

林曉梅心裡忽地一緊,本田菊說這話的時候,視線撇開了些許,像是要隱藏什麼。

 

她忽然不想再問下去,對於將來這二字,她無法確定他是否和自己有同樣的定義。

 

本田菊也沒想說下去的意思,逕自拉了林曉梅往裡走,天文館內部被遊客塞得滿滿,他和她差點被人群擠開來,直到繞了幾個彎,行人漸少,最終他們來到了一個圓形建築物面前。

 

工作人員前來關切:「可能要請你們移步,這裡尚未開放喔。」

 

林曉梅不安地拉了拉本田菊,想往回走。

 

本田菊拍了拍她的手背,亮出貴賓票,工作人員定睛一看,上頭竟有館長的親筆簽名。

 

館長曾知會底下的人,若是有位本田先生來,可以讓他隨意晃晃的。

 

工作人員用無線電向上頭確認之後,也不再阻攔,滿面笑容地請他們進去。

 

給這麼大面子?林曉梅狐疑,同時不高興起來。

 

顯然地,本田菊在她不知道的地點、不知道的時間、不知道的生活裡,隱密建立了自己的一方世界,而她未曾踏足不說,甚至還絲毫不知道其存在。

 

如果本田菊一直不坦白,她究竟要被他排拒多久?

 

她不是那種認為談戀愛就要掌控對方所有隱私的人,但她卻不能忍受自己不清楚對方的長期習慣和心態,好像他們除了一層男女朋友的關係,就跟陌生人沒什麼差別。

 

林曉梅已經盡量不去想本田菊究竟是不是真的在乎她的問題,可如今的現實卻等同給了她難堪的一巴掌。

 

想起昨晚的夢,她心中的委屈和憤恨再也壓抑不住,頓時噴薄而出,從而使她站定了腳步,堅決不跟本田菊進入圓形建築物。

 

本田菊回頭,見林曉梅發紅得不成樣子的眼眶,不禁瞠大了眼,罕見地顯露出驚慌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字典桑
  • 看到菊灣在戀情中有這樣真實的問題覺得挺開心
    (雖然最終還是希望他們能快樂的在一起 orz)

    非常高興又在看到您的創作~ (差一點以為您不打算再寫菊灣的故事了 //淚)

    不過可以請問一下這是在什麼設定嗎?(是花吐病的嗎?)
  • 這篇完啦,可以去看看唷XDDDDD
    我還會寫啦,只是坑多,我又只有一個人......有排個先後這樣,而且我欠人的還在想要怎麼動呢Orz
    這偏向於夏生系列,花吐病則是大學生活,如果有機會會寫出來的,謝謝你^^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5/10/16 23:5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