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筆。南義(男)X西班牙(女)

    會寫這對,純粹是想寫羅維諾把妹。

 

散著一頭黑捲髮的女人在人群中央跳騷莎,一下腰、一轉圈、一抬腿,都是無盡妖嬈,飛揚的艷紅裙襬,似燙人的紅蓮火,灼人眼,也灼人心。

 

她身旁的舞伴似乎跟不太上她的步伐,幾個動作都慢了半拍,最後更是差點腳底打滑,好在沒真的跌跤。

 

那男人卻不以為意,只笑著露出一口牙:「唉呀,我輸了。」

 

女人在曲子最後一個音停住了腳,穿著紅皮高跟鞋的腳一跺,算是結束了這場對舞。

 

她說:「你輸了,得請我一杯酒。」

 

男人聳了聳肩:「我本來就是這麼打算,誰讓妳不由分說地拉我進舞池。」

 

女人攏了攏頭髮,笑容粲然:「讓你請我,總得有個由頭啊,我可不好白花小弟弟的錢哪!」

 

男人摸了摸鼻頭,去櫃檯點了一杯龍舌蘭。

 

女人隨著他到櫃檯,從桌上擺放的水晶盤上拿了一根菸:「你叫什麼名字,小弟弟?」

 

男人從口袋掏出打火機給她點上,笑瞇著眼,眼底的臥蠶給他添了幾絲稚氣:「我以為妳不會問呢,姐姐。」

 

「因為你很可愛啊,我喜歡可愛的孩子。」女人從嘴裡呼出菸雲,偏頭看他:「而且你的眼睛很特別呢,像橄欖石。」

 

「姐姐喜歡橄欖石?」男人把調好的龍舌蘭推到女人面前。

 

「很喜歡啊,鮮豔、閃亮,打磨過後就像綠蕃茄的顏色。」女人接過調酒,塗著閃亮紅蔻丹的指尖不經意地拂過男人手指。

 

男人笑問:「這麼喜歡啊,那姐姐也會不會愛屋及烏地喜歡我?」

 

女人把龍舌蘭豪氣地乾了,對他吐了吐舌:「如果你再努力點,有可能喔。」

 

她吐舌的樣子很可愛,男人欣賞著她柔軟的舌尖以及豐滿的紅唇,才接著問:「那我要在哪方面努力點?」

 

他一邊閒聊,還一邊刻意在她面前摩挲著之前被她碰過的手指,目光曖昧又煽情。

 

女人一瞥他的手,隨即移開視線,明朗地笑:「自制力。」

 

「唉呀,怎麼辦?這剛好是我的弱項,尤其是看到姐姐這樣一顧傾人的美女,更削弱了。」男人故作沉思,彷彿很認真地苦惱。

 

「小弟弟好會說話。」女人眨了眨灑滿亮粉的長睫毛,猛然想起一開始的問題:「對了,你還是沒告訴姐姐叫什麼名字啊?」

 

「我告訴姐姐名字,姐姐也會告訴我嗎?」男人噘了噘嘴裝可愛,看起來居然不違和。

 

女人被逗笑了,點了點頭:「行啊,交換制度嘛!」

 

「不,是獎勵制度,我告訴姐姐是應該的,姐姐告訴我則是獎勵。」男人說起諂媚話來毫不含糊,眉目飛揚:「我叫羅維諾‧瓦爾加斯,南義人。」

 

女人也很乾脆地說:「我叫伊莎貝爾‧費德南茲‧卡里埃多,本地人,也就是西班牙人。」

 

「哇噢,姐姐是貴族嗎?這名字好優雅。」羅維諾擺出驚詫的表情。

 

「你這張嘴剛吃過糖果嗎?」伊莎貝爾笑說。

 

「姐姐就是那顆糖。」羅維諾攤了攤手,一副「原因不在我」的賴皮模樣。

 

伊莎貝爾頗有興趣地瞧他,聽下一首舞曲已起了音,便碾熄了菸,對他伸出手:「想不想再請我喝一杯?」

 

羅維諾立刻搭上了她的手:「當然。」

 

「不怕跟不上拍?」

 

「眼睛跟得上妳就好。」羅維諾勾起一邊嘴角,笑得有點壞。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Toku
  • 面對安東尼奧的羅維諾是一回事
    面對正妹大姊姊又是另一回事
    可是看起來好像就應該這麼一回事
    這個嘴巴甜甜的羅維諾好棒喔~
    雖然調情又不會像法蘭西斯那麼甜膩
    難怪大姊姊動心了(?)
  • 因為羅維諾對女孩子差別待遇wwwwwwwwww
    其實我後來發現羅維喜歡女孩子,但並不擅長應付女孩子的樣子(動畫),所以呢,應該是大姐姐調戲他很高興wwwwww
    不過如果真的想追誰,應該也會全力以赴去奉承對方吧,這樣努力的孩子超可愛><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6/05/07 14:3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