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APH同人,請勿太認真看待。

 *CP法塞。

 以上都能接受,請往下文走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一瞬間,恍若時光倒流一般。

 

  塞//爾有點恍神,回憶一下子蜂擁而至,彷彿他們又回到了從前──法蘭西斯執著她的手教她寫字的時候、法蘭西斯抱著她唱著睡前曲的時後、法蘭西斯幫她穿上新洋裝的時候、法蘭西斯吻著她面頰的時候……

 

  回憶中的法蘭哥哥,臉上就帶著與現在相似的溫柔。那時候他們之間多麼溫馨快樂,只要有他在,就連煩惱都會是幸福的。

 

  而今、而今呢?她還有機會再擁有那樣的幸福嗎?法蘭哥哥已經有了莫娜,他還會再眷顧她一眼嗎?

 

  「法、法蘭哥哥……」塞//爾哇地一聲撲進法蘭西斯的懷裡,「不要丟下我……我會乖,小塞真的很乖的……不會再亂發脾氣了……不要丟下我,對不起……對不起對不起……」

 

  「小塞?」對於塞//爾的語無倫次感到一頭霧水,法蘭西斯反射性的拍起塞//爾的背,力道是一貫的輕柔。

 

  「對不起……小塞會很乖……就算法蘭哥哥喜歡的不是我也沒、沒關係,我還是想待在法蘭哥哥身邊。」抬起頭仰望著法蘭西斯,塞//爾的眼神脆弱的像是隨時就會崩潰,「我想你,法蘭哥哥。不要趕小塞走,好嗎?」

 

  沉默了好半晌,法蘭西斯定定看著塞//爾。那張清秀可愛的臉龐脫去曾經的稚嫩,已然有了少女的風韻;淚水浸染著她的琥珀色眼瞳,在日光燈映射下閃著瑩瑩的光。

 

  他們到底分開了多久?他也快記不清了。什麼時候開始,那個一向單純樂觀的小妹妹也有了這樣的表情?她,學會了憂愁了呢。

 

  其實,他從來沒有停止過想她。

 

  不是時時刻刻,也不是每月每天,只是偶爾、偶爾在被公事折磨得心力交瘁時,偶爾在孤獨一個人品酒的夜晚時,偶爾處身在滿是貴婦人的社交晚宴時,或是偶爾看到亞瑟時,會想起她。會想起有那麼一個女孩,笑容純粹可愛的像是美人魚的眼淚,溫潤而耀眼。

 

  「……為什麼呢?妳為什麼想留在我身邊?那個眉毛……亞瑟對妳不好嗎?」下意識的問出口,法蘭西斯語氣輕得讓人聽不出情緒。

 

  「亞瑟哥哥……對我很好。他教會了我很多很多事情,也很疼愛我,每次來的時候都會特地幫我帶點心,雖然他做的司康總是很難吃……」短促的笑了聲,塞//爾眼睛暗了暗,「他對我真的很好,但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他時我還是會一直想到法蘭哥哥,有時候還會把他認成你……也許是你們頭髮顏色有點像吧。我知道這樣好像不對,也很對不起亞瑟哥哥,可、可是……」

 

  可是,我還是不由自主的在他身上,尋找著你的影子。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,我只是不願意就這樣失去了與你有關的任何訊息。

 

  法蘭哥哥……法蘭西斯,我是真的忘不了你。我、我──

 

  我真的很愛很愛你。小塞太貪心了,對吧?竟然對你抱持著這樣的感情,竟然、竟然想獨佔你。你明明是最愛自由的啊……我竟然這麼自私。

 

  「Je t'aime .」最終還是忍不住說出那句話。對不起,這是小塞最後一次任性了,以後我會當個真正的好妹妹。

 

  法蘭西斯愣了愣,而後緩緩垂下了眼睫。

 

  心裡有些念頭,似乎呼之欲出了。那些他是極力想忽略,甚至忘掉的念頭。

 

  傻小塞,為什麼要說出來呢?為什麼要捅破那層紙?為什麼……要讓他這麼開心呢?

 

  本來以為,他已經不會再對任何人產生戀愛的感覺了。自從那少女死去之後,他曾經以為他的心已如止水,不會再對誰心動了。

 

  只是他真的能接受她嗎?那天她受傷的眼神,他還記憶猶新。他猶豫著要開口說些什麼,只是依舊沒有勇氣。

 

  「法蘭哥哥。」忽然旁邊傳來一聲叫喚。法蘭西斯從沉思中驚醒,轉頭望著適才沉默的莫娜。

 

  莫娜認真的看著法蘭西斯,緩慢而清晰的說道:「法蘭哥哥,這些年裡,你想的都是塞//爾小姐嗎?」

 

  「什麼?」法蘭西斯有些慌亂。

 

  「難怪我就覺得,法蘭哥哥好像總是透過我注視著誰。」看著他的反應,莫娜心裡有了個底,「當你幫我綁上紅緞帶時……那時候我差點以為,你要哭了。我始終不知道為什麼,但現在……我明白了。」

 

  法蘭西斯愕然的望著莫娜。一瞬間她眼底像是閃爍些什麼,很快的又消失不見。

 

  「還好呢,還好,我還沒讓自己跨出了界線。」莫娜低語,溫婉的勾起嘴角,「你一直想藉由我來忘掉些什麼,實際上只是讓你更記得些什麼。」

 

  法蘭西斯想辯解,但卻發現他組織不起來詞句,只能由著莫娜繼續說下去。

 

  「你愛她,你愛著塞//爾小姐──我說得對吧?」把目光移到已然驚呆的塞//爾臉上,莫娜平靜的說。

 

  「我……」向來隱藏的心態被道破,法蘭西斯覺得有些狼狽。

 

  「法蘭哥哥,你太刻意了。我跟她,明顯的不相似,這意味著什麼呢?」喃喃低語著,莫娜站起了身,「我先走了,法蘭哥哥,謝謝你今天的招待。還有……別再錯過了。」

 

  大門開啟後又被關上,法蘭西斯注視著莫娜的背影,無法說出挽留的話。

 

  沒有意義了,她幾乎看穿了他。莫娜心思是細膩敏感,但法蘭西斯沒想到她想得那麼多。

 

  法蘭西斯忽然哈哈大笑起來,一違他平常的優雅形象。他緊緊抱住塞//爾,用力的像是要把她揉進體內。

 

  「如果是這樣,葛格再不坦白……對不起的,就不只一個人了。」

 

  「法、法蘭哥哥?」

 

  「小塞,妳說我是不是個笨蛋呢?」]苦笑著,法蘭西斯長長嘆了口氣。

 

  自欺欺人的笨蛋。怎麼學不會教訓呢?還要莫娜來點破──一定要等到完全失去後,才來懊悔嗎?該說出口的,就要及早說出口;再蹉跎下去,總有一天會來不及。

 

  「Je t'aime .」撫摸著塞//爾淚濕的臉頰,法蘭西斯專注的說道。

 

  塞//爾的眼裡頓時湧出了更多淚水,將臉埋進了法蘭西斯的肩窩。

 

***

 

  你的心意是秘密,我永遠看不清你霧藍色的雙眼後面藏著的是什麼。

 

  正因如此,我需要你的坦白。請你真確的告訴我──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oku
  • 怎麼換莫娜悲劇了QAQ
    其實也還好,好像也沒很悲劇(矛盾?)
    畢竟法塞派的本來就不會公正(打)
    唔唔˙˙˙小塞妳真是太可愛♥
    (怎麼辦葛格真的_了˙˙˙)
  • 她其實還沒踏進去,因為她有感覺到些什麼。

    葛格他渣了......(摀臉)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1/10/22 00:3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