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果只有肉渣。(想哭)

 

綠谷出久的背脊滑過床單,印上一片汗濕的痕跡,兩邊蝴蝶骨早就被磨得通紅,這是過度摩擦而造成的結果,而罪魁禍首仍在他體內衝刺,一下一下把他往前頂,他得費力揪著床單,才不會被頂得撞到床頭櫃,前兩小時他被爆豪勝己丟到床上才撞到一次──疼,非常疼,疼得他連後穴被陰莖初次擠開的詭異感覺都顧不上,還丟臉地哭了出來。

 

自進來這間房起,他們就一直做愛到這時候。

 

這簡直是縱慾過度了,綠谷出久不是沒想讓爆豪勝己停下來,奈何發情中的野獸聽不得人話,更何況酒勁上來得愈來愈猛,他四肢幾乎是軟得難以動彈,從一開始爆豪勝己粗魯地撸起他的上衣,他就毫無反抗能力,當爆豪勝己的手滑過他下腹,他更是連站也站不住,癢意在皮下擴散開來,滲透進他每個細胞,他都在猜小勝是不是開發出了新個性,不然怎麼小勝指尖才刮過他的腹外斜肌,他就顫慄得厲害?

 

綠谷出久渾身發熱,汗如泉湧,可爆豪勝己身上比他更熱、更濕黏,他一瞬間有要和爆豪勝己融成一灘水的錯覺。

 

為了在戰鬥上更具優勢,爆豪勝己掌心的汗腺是特別藉由訓練拓寬過的,極容易出汗,綠谷出久被他亂摸了一陣,汗液四處附著,硝酸甘油的氣味因雙方體溫而蒸騰,像是隨時就要爆炸。

 

綠谷出久很怕真的炸開來,他沒興趣以血肉之軀迎接火燎,可他又莫名地沉溺於這味道,被爆豪勝己的味道包裹彷彿已是很久遠的事,又彷彿才是昨天,他們倆在學校宿舍互相握著對方性器,在一起衝向高潮的那一刻,爆豪勝己吻了他,那吻就如火種,強迫他置身於滾滾硝煙裡,囹圄困囿,在劫難逃。

 

爆豪勝己又一個撞擊,撞飛了綠谷出久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。

 

綠谷出久來不及揪緊床單,本想著又要磕到床頭櫃了,卻被爆豪勝己一個用力扯了起來,同時張嘴露出了尖銳的虎牙。

 

綠谷出久以為爆豪勝己要啃自己的臉,也認命地閉上眼,誰知爆豪勝己接下來卻是含住他的喉結。

 

爆豪勝己的舌尖在綠谷出久的喉結上一次又一次地畫著圈,宛若一隻獵豹叼住獵物的要害,不急著一咬斃命,只是帶有殺意地給予其生命中最後的溫柔。

 

綠谷出久不適應爆豪勝己這樣,慌亂地睜開眼,對上了爆豪勝己眼角吊梢的那雙眼睛。

 

爆豪勝己的目光隱含鋒芒,尖銳得足以將人撕碎。

 

綠谷出久恍惚間回憶起從前的小勝,想他真是一點也沒變,還是一樣凶狠爆躁,卻又飛揚恣意,明知他是個危險人物,但那灼灼火光還是讓人不由自主地靠近他,然後被燙得剝床及膚,再罵一聲自己活該。

 

喜歡爆豪勝己,根本就是自作孽,可綠谷出久卻是確確實實地喜歡過他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