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章肉。話說開這篇本來就是想寫肉。

 

爆豪勝己本還在懷疑,聽了「小勝」這稱呼,立刻就確定這是綠谷出久本人無誤了。

 

從出生到現在,唯有一人會這麼始終如一地喚他,哪怕已不合時宜,哪怕幼稚傻氣,綠谷出久不會改變對他的稱呼,正如其固執到底的臭脾性。

 

正因如此,爆豪勝己才格外詫異,前不久才爬上英雄排行榜No.1、形象一貫純真乾淨的傢伙,來酒吧裡究竟是要做什麼?他可不信廢久還學會了品酒這事,不說酒量,廢久要喝也不會來酒吧才對,以他對廢久的了解,他不認為廢久會把心思放在這上頭,頂多就在家或聚會上喝點小酒罷了。

 

爆豪勝己到底是個腦子動得快的,他又仔細看了看昏暗燈光下綠谷出久拿著的酒,判斷出是什麼調酒後,不只蹙眉了,連唇角也繃了起來,差點就要把自己拿的酒杯炸碎。

 

爆豪勝己沒有回答綠谷出久的問題,壓著怒火反問他: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

 

綠谷出久瑟縮了下,雖不見幾年,但他對於幼馴染的情緒還是很敏感的,察覺爆豪勝己在生氣,下意識地就回:「我在等人啊!」說著,看了看手中的酒杯,壯了壯膽子:「等請我這杯酒的人。」

 

很好,賓果,答案沒錯了,這傢伙是個蠢蛋也沒錯了。爆豪勝己怒火中燒,怒極反笑,接下來說出口的話都是咬著牙根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:「是不是一個戴著黑軍帽,拿著一杯『床笫之間』的人?」

 

「床笫之間」,這綠谷出久知道,在交友APP上跟人約的時候,他還特意去查過這是什麼調酒,記得酒精濃度很高,若以他做基準,大概喝不到一半就要倒了。

 

這款酒顧名思義,其實算是約炮酒,他當初查資料還查到臉紅,嘀咕現在的人真會玩,反襯他個職業英雄都跟不上時代了。

 

關鍵是,小勝怎麼會知道「床笫之間」?

 

綠谷出久腦海裡升起了個大膽的猜想,可半杯「轟炸機」的作用和隨之而來的慌亂讓他拒絕去相信,他放下了只剩半杯的調酒,偷偷移步想從幼馴染身側開溜:「哈哈哈,才不是。小勝,你慢慢喝,我、我先走一……」

 

話還未了,綠谷出久就絆了一跤,差點沒把臉砸到地板上。

 

爆豪勝己收回絆倒綠谷出久的右腳,一手撈住了他的腰部,把他帶往懷裡。

 

綠谷出久揮動著手腳想掙脫,但慢騰騰湧上來的強烈酒勁令他使不太出力氣,甚而鞋跟又打滑了一次,讓他後腦杓結結實實地磕在爆豪勝己厚實的胸膛上。

 

當下,綠谷出久只想:完了。

 

爆豪勝己乾了自己那杯調酒,擁著綠谷出久就往酒吧外去。

 

綠谷出久幾番掙扎都逃不了,只得軟聲說:「小勝,我會自己走,你、你先放開我……」

 

「不放。」

 

綠谷出久一噎,無奈之餘,退而求其次:「那好歹說一下要帶我去哪裡吧!我們再冷靜地談一談……」

 

「冷靜?你這叫老子他媽的怎麼冷靜?」爆豪勝己低語,話間盡是殺氣。

 

爆豪勝己那齜著牙的笑,令綠谷出久打了個冷顫。

 

這幾年面對再難纏的敵人,綠谷出久都未曾有一絲一毫退怯,但當下面對這幼馴染,他卻發現自己被對方氣勢壓得路也走不穩,兩腿不自禁地發起抖來。

 

綠谷出久有不好的預感,爆豪勝己這神情他並不陌生,小時候爆豪勝己想對他使壞,往往都是擺出這神情,不可一世,狠辣乖戾,不把他欺負哭了不算完。

 

果不其然,下一刻,爆豪勝己就掐住綠谷出久的下頷,強迫他看向自己。

 

爆豪勝己沒摘下墨鏡,可綠谷出久能夠想像得出來那底下的眼神,必定是凶光四溢,眼裡血絲托著鮮紅色的瞳仁,像是要把人拖進那一汪濃稠的血池裡。

 

綠谷出久看見爆豪勝己的嘴一張一闔,頓時腦袋一炸,整個人像是都不會思考了。

 

爆豪勝己說:「不是約炮嗎?正好,我就帶你去開房,我們在床上好好地談一談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