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朝高中生下手,直接朝成年人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 深夜發篇,哈哈哈人真的不能亂宣告,曾以為不會再寫MHA,結果還是栽了。(崩潰)

 

走進酒吧時,綠谷出久還在遲疑,才剛往前踏了一步就又要轉過身去,然而看見門口保安的背影,他就想起前兩分鐘被盤查的尷尬和窘迫──畢竟就算長到二十二了,他那張臉還是跟高中時期沒兩樣,圓臉、大眼、有雀斑,甚至因為最近吃太多而略長胖了,導致他臉頰更是有些肉嘟嘟的,事務所的前輩曾說他要練肌肉也別練到臉上去,不要沒長成歐魯邁特那樣的猛男,卻把自己養成一副倉鼠樣,軟萌得像能掐出蜜來,誰看誰就愛戳。

 

綠谷出久抹了把臉,覺得無地自容,他也不願意,奈何基因注定他要長這樣,他也沒轍,若是可以,他當然想跟歐魯邁特一般強健高大,誰知幾年過去,強健是夠著邊了,但高大這方面就真不行,饒是他天天喝五杯牛奶,也改變不了他身高就是頑固地停在一百七十二公分的事實。

 

適才保安以為他未成年時,他簡直想逃,要非向來守時守諾的好習慣鞭策他的良心,他早就跑得不見人了,可能還會不自覺地用上OFA,但他最終還是沒逃,迫不得已下只得掀了遮掩住毛茸茸綠髮和半張臉的連身衣兜帽,結果保安差點就要因為見到當前最出名的職業英雄而叫出來,他給保安簽了名,以不好暴露私下行蹤的理由拒絕合影,這才進得了酒吧,跟大明星低調出街似的。

 

綠谷出久自認不是大明星,他只是個約個炮還要偷偷摸摸的處男,來到吧檯跟酒保點酒還結結巴巴,他實在不懂什麼調酒會叫作「轟炸機」,看到酒保端來一杯冒著藍焰的酒來還目瞪口呆,那價格更是令他咋舌,正要付錢給酒保,卻被酒保推了,說了有人付過。

 

八成就是今晚跟我約的人吧。綠谷出久想,忐忑不安地端著那一杯還在燃燒的調酒,縮在吧檯最邊緣的地方,靠著牆,略不知所措。

 

酒保應付完下一個客人的點單,眼看稍微得點閒了,便湊過來綠谷出久這邊:「你對象也是挺好玩的,給你點了這麼一杯酒,要是有人來搭訕你,你把這杯酒推出去,什麼事就都沒了。」

 

綠谷出久聽不太懂,只愣愣地噢了聲,事實上他整個人很緊繃,也因此不太能意會過來酒保話中的含意。

 

「話說回來,你對象還真的捨得你來這酒吧啊,不知道是有恃無恐呢,還是自信心過剩,你這樣子就像未成年,他不怕你被人給吞了啊?」

 

綠谷出久垂下頭,任兜帽更嚴密地隱藏起他的面容,乾乾地笑,也不曉得該回些什麼。

 

對他而言,這裡的一切太過陌生,他也僅僅是進來等人而已,況且多說多錯,他還不想暴露自己,唯有對酒保點頭或搖頭,不發一言。

 

酒保見他不說話,感到無趣,又說了句「有需要再找我」就到另一頭去了。

 

綠谷出久鬆了口氣,摩挲起玻璃杯的杯沿,離他與那人約的時間已至,但他還沒看見有誰朝他走來,他打定主意,這地方他頂多撐個十分鐘,十分鐘一過,對方還沒來,他就走人。

 

此時杯頂的藍焰已漸漸消了下去,綠谷出久盯著手上的調酒,猶豫要不要喝,後來想想縱使對方沒來,這杯酒擱著也是浪費,再加上好奇心起,他抬手抿了抿,入口是一陣香甜,喝起來奶味頗重,挺好喝的,他不由又多抿了幾口。

 

「廢久?」

 

綠谷出久正嘗酒嘗得開心,冷不防聽見這一聲熟悉又似是已被丟在昔日角落生灰的叫喚,錯愕地抬起頭,眼前的男人端著一杯橙紅色的酒,淡金色的頭髮被好好地壓在一頂純黑軍帽裡,灰絨長大衣襯得他身形修長,上肢鍛鍊得尤其漂亮,肩膀到腰部連成完美的倒三角,而下身則是一雙筆直的腿,黑牛仔褲穿得垮垮的,配上帶有鉚釘的馬丁靴。

 

即便男人戴著墨鏡,綠谷出久還是能夠認出來這人是誰。

 

男人似是也很錯愕,可沒多久就看著綠谷出久手上已喝了一半的調酒,蹙起了眉。

 

綠谷出久腦袋一陣陣發暈,他想應該是太震驚的緣故。

 

能不震驚嗎?打從雄英畢業後就沒再見過面的幼馴染,此時此刻竟然站在他面前。

 

「小勝,你怎麼在這裡?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