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曉梅正好從廁所出來,抱過夏生,居高臨下地睨著他。

 

方才還透過手機揮斥方遒的本田菊身子登時軟了下來,往後一倒,看著無辜且柔弱得可憐。

 

林曉梅很清楚他又在裝,還裝得很爛,可見他病懨懨的模樣,還是有些心疼,沒好氣地說:「夏生的藥還有一點,你要不要吃?」

 

「可以這樣亂吃藥嗎?」本田菊病得嫣紅的眼角瞟了過來。

 

「反正你吃不死,吃死了我再換個老公。」林曉梅一臉冷漠。

 

本田菊一陣心堵,把醫院的被子拉起來遮住半張臉。

 

「醫院的被子不知道蓋過多少人了,你也不嫌髒,潔癖好了啊?」林曉梅想把被子拉開,卻被本田菊揪得更緊。

 

本田菊嘟噥:「妳不是說要換老公?那我就算被細菌感染了也沒差。」

 

林曉梅被他氣笑了,聽也知道她是在開玩笑,他生個病就腦殘了還怎樣?還有這樣的吃醋法啊?

 

本田菊卻是兀自生著悶氣。

 

林曉梅也不想哄他,一手抱著夏生,一手迅速掀開了被子,再幫他好好地蓋好,又把他的手拿出被子放在他身體兩側。

 

本田菊的力氣沒有她大,只能任由她擺布。

 

「不准再往上蓋了啊,也不怕悶死!」林曉梅瞪他:「不想著趕緊好起來,還在鬧脾氣,你幼稚不幼稚?孩子生病已經很忙了,你別再給老娘找麻煩。」

 

本田菊有生以來頭一次被說「幼稚」,還是被他老婆用鄙夷的語氣說的,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。

 

他翻了個身,不想看林曉梅,卻聽林曉梅問:「吃不吃蘋果?你妹妹剛才切的。」

 

本田菊又翻身回來,就見林曉梅拿著牙籤戳了片蘋果抵到他嘴邊。

 

放了一段時間,蘋果已是微溫的狀態,正好入口。

 

本田菊咬下了蘋果,酸甜的汁液隨著咀嚼在齒間漫了開來。

 

林曉梅自己也戳了片蘋果吃,還不忘給夏生拿了一片。

 

夏生牙齒長得不錯,如今張嘴就是幾粒參差不齊的糯米小牙,近來也很喜歡啃東啃西,林曉梅給了他一片蘋果,他就抓著它在上頭亂啃一通,不僅蘋果上沾了一層口水,連手上、頰邊和下頷都沾了口水。

 

林曉梅不管他,又戳了片蘋果餵給本田菊:「小林醫生等一下應該會來,你要聽話,配合醫囑,知道嗎?」

 

本田菊嚼著蘋果,聞言很想嘆氣,現在她一定要把自己當小孩就是了?

 

林曉梅只看本田菊的眼神就曉得他在想什麼,哼了聲:「你這人是最不聽話的,我可不想之後讓你吃個藥,還要聽你在那裡念經,最好乖乖的,跟夏生一樣餵什麼就吃什麼。」

 

本田菊心想我才沒那麼難搞,同望向致力於把啃過的蘋果掰成小塊的夏生,意欲找盟軍同仇敵愾。

 

只可惜夏生還沒解鎖「眉目傳情」這麼高深的技能,見爸爸在看著自己,開心地舉起一塊碎蘋果,奶聲奶氣地喊爸爸。

 

本田菊什麼脾氣也沒了,一方面被兒子叫得心裡又甜又軟,一方面無奈地望著兒子把他自己搞得滿臉黏糊糊,糾結得不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laudia
  • 看到都心都酥了呀...
  • 好久不見,這篇依舊致力於灑糖呀~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8/03/17 23:18 回覆

  • Claudia
  • 真的好久不見啦...灑糖好呀~
  • 最近執於原創,結果擱置這裡啦對不起QQQQ
    感覺菊灣日常就是要四處是糖XDDD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8/04/24 21:4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