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賀文。小短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終於朝血型君們出手了。

 

今年跨年夜特別冷。

 

等101大樓長達兩百一十八秒的煙火放完後,AB君往旁一看,就見O君已經將手圍攏在嘴邊,拚命地呵著氣,白皙臉頰和鼻頭凍得微紅,在原地蹦了好幾下,顯然是冷得受不了了。

 

笨蛋。AB君想。

 

明明怕冷得要死,O君卻硬要來台北跨年,說什麼今年一定比往年特別,不看就太可惜了。

 

但在AB君看來,每年放的煙火並沒什麼不同,再怎麼說,也不過是一堆化學物品合成的爆裂物,還很燒錢,只有O君這單純的傢伙會喜歡。

 

有這時間,他寧願在家裡吃泡麵、看電視,要不然打個電動也好。

 

所以,到底是圖個什麼呢?AB君又想。

 

當初O君求到他面前時,他內心也是如現在一般,滿滿不樂意,本來是想拒絕的。

 

可當看見O君微皺的眉頭,看見他落寞的眼神,AB君卻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拒絕的話說出口。

 

AB君很明白自己並非什麼容易心軟的人。

 

只是在面對O君時,AB君總是不由自主地為他放寬了一向嚴守的界限。

 

不太妙,真的不太妙。

 

「AB,你在幹嘛?大家都撤了喔!」O君說。

 

「哦。」AB君回過神,不動聲色地將O君拉著的衣襬給扯回來。

 

然而在扯回來後,AB君除了鬆口氣之外,心中居然還有些怪異的感覺,像是可惜。

 

O君似是沒發現他的舉動,興高采烈地說:「喂喂喂,剛剛我聽旁邊情侶說,這附近有家很好吃的薯條專賣店,我們去吃吃看好不好?順便給A和B也帶一點回去!」

 

AB淡淡地說:「你忘了,A不吃炸物的,B今天也會在酒吧待到天亮,你買了沒用。」

 

O君笑容僵了僵,隨後呿了聲:「不給他們外帶,我們也可以自己去吃啊!我之前聽說過那家店,難得來台北,不吃太可惜了。」

 

AB君繼續不遺餘力地打擊他:「我也不喜歡吃炸物,要吃自己去。」

 

O君聞言,臉上出現了類似糾結和困擾的神情,眉頭皺在一起,就像幾天前他站在AB君家門口,求AB君跟他去跨年的神情一模一樣。

 

AB君冷眼看著他,見他沉思了半晌後,就噘起了嘴。

 

「好吧。」O君說:「你不吃,那我就不吃了。」

 

「你可以自己去吃,我又沒逼你。」

 

「可是你不吃啊,AB不吃,我一個人吃怪怪的。」O君的語氣居然有些委屈。

 

AB君無來由地升起些許怒意:「我說你啊,沒必要都跟著別人走吧,不過是件小事,你自己吃會怎樣?你到底有沒有自我主張啊?」

 

此話一出,空氣有幾秒的凝滯。

 

O君似乎沒想到AB君會發怒,向來AB君就是淡漠的性子,對於很多事都一笑置之,好像沒什麼能讓他上心。

 

可這樣的他,卻在剛剛對O君口吻很衝,說完還掉頭就走。

 

留在原地的O君呆呆地看著AB君的背影,內心湧上失落。

 

早先他就知道,AB君是很勉強跟他來的。

 

AB君從來不喜歡人多的場合,這他也曉得,只是私心作祟,他就是想跟AB君一起跨年,一起迎接嶄新的日子。

 

AB君並不知道,他喜歡他。

 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他眼底只能深刻AB君的身影,剛發現這一點時,他還很慌張來著,直到確定無可轉圜後,才漸漸接受了事實。

 

不接受也不行啊,光是想到與AB君斷交,他就心口疼。

 

O君嘆息,按住胸前。

 

說實在的,他誰不好喜歡,偏偏喜歡上一個極為自我中心的傢伙,這算是一種自作孽吧!

 

就像簡單的薯條問題,他只是不想自己吃而已,AB君就看不慣了,還罵了他好幾句。

 

O君甚至賭氣地想,就算喜歡上A或B,也比喜歡上AB來得好。

 

AB君已經走了很久,看樣子是不會回來了,而O君也沒去追回他的打算。

 

「哼,我也是有脾氣的。」O君嘟囔。

 

他抬頭看著沒一顆星星的黑夜,心想接下來要到哪裡打發時間得好。

 

既然AB君不陪他,他就自己安排行程,雖然一個人很寂寞,但只要擠在人群裡,大概也無暇想那問題了。

 

某一方面來說,熱鬧也是一種療癒。

 

打定主意後,O君正要往捷運站走,卻在轉身的那一刻,冷不防被人捉住了手腕,一時腳底傾斜,往後倒去。

 

他小小地驚呼一聲,頭剛好靠在後面人的胸膛。

 

O君抬起頭一看,果然是AB君,只有他會擦薄荷味的香水。

 

AB君盯著O君,那目光沉沉,叫人無從猜起他的心思。

 

O君遲疑了幾秒,才問:「你要幹嘛?」

 

AB君對他的問題恍若未聞:「你剛是要去哪?」

 

「隨便吧,看前面的人要去哪,就跟著去。」O君聳了聳肩。

 

AB君眉梢幾不可見地挑了挑,竟很是無奈。

 

他懷裡這傢伙總是習慣隨大流,他自己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。

 

與他不同,O君常常跟隨多數人想法,別人說什麼就聽什麼,天真得近乎愚蠢。

 

但適才會發怒,也不全是因為這原因,大部分還是因為不受控被O君影響的自己。

 

既然O是個笨蛋,那總被O影響的自己,又算什麼呢?

 

這才是令AB君分外介意的一點。

 

原本離開時,AB君是真想一個人回去的,到頭來卻放心不下O君,又回頭來找他。

 

他氣喘吁吁地回到方才與O君吵架的地點,卻見O君舉步要走的一幕。

 

沒有試圖追回他,轉身就走的O君。

 

不再先賠罪的O君。

 

反常的O君。

 

AB君在那時有了難得的害怕。

 

然後,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心情,這促使他抓住了O君。

 

如果再不看好O君,說不定哪一天,他就跟著其他人走遠了。

 

畢竟,O君不是只能跟自己在一起啊。

 

凝視著O君無辜的臉龐,AB君突然說:「我們去買薯條吧。」

 

O君愣了愣:「啊……可你不是不喜歡吃嗎?」

 

「陪你吃一次也沒關係。」

 

O君擔心地看著AB君,不禁疑惑他是否腦子卡殼了,怎麼一下子態度差別這麼大?

 

「快點,不然就不陪你了,趕快買一買,再去淡水趕日出。」AB君又說。

 

O君左思右想,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,只歸於AB君一貫古怪的性格。

 

他呆呆地噢了聲,就被AB君拉走了。

 

直到過了一陣子之後,他才發現自己的手被AB君握住,十指緊扣。

 

他在這時像是心領神會了什麼,嘴角緩緩翹起一抹傻傻的笑。

 

他邁開大步,與AB君並行,將頭輕輕靠在AB君的肩膀上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田中太郎
  • 感覺很不錯耶~
    期待~期待~
  • 謝謝XD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5/04/26 22:19 回覆

  • 蘋果
  • 天啊沒想到ABxO那麼萌XDD
    也有看血型小將沒想到還有這種設定可以玩啊(X
    萌上了qwq 作者要負責啦(滾##
  • 之後會看情況撸文的,謝謝收看,ABO潮~萌~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5/08/12 15:11 回覆

  • 地圖
  • 之前是因為興趣的關係 才喜歡上血型小將
    後來買了書後 越翻越是覺得ABxO真心萌阿!!!

    本身血型是O型 不知為何特別有感觸阿~~~
    AB君的反應真的會讓人又愛又恨呢
  • AB君根本以逗弄O君為樂啊XDDDDDDDDDDDDDD
    每次看動畫或漫畫都覺得他實在太關注O君啦,那種看不順眼卻又不由自主看著你的感覺......XDDDDDDDDDDDD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5/09/02 10:3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