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香,你還好嗎?」灣挽著香的手,擔憂地望著他。

 

  入秋了,金風一陣緊似一陣,綠葉逐漸轉為枯黃,一片、兩片、三片,片片落於地面,被來人的腳步碾壓成泥。

 

  香將手攏進袖子中,呆呆地抬頭盯著暈黃的天空,似乎是沒聽見灣的問話。

 

  「小香?」灣又喚了聲。

 

  「唔?呃……灣姐叫我?」香終於回過神來。

 

  「怎麼了?是不是不舒服?」灣抬手覆在香的額上,嘴裡嘟囔:「沒發燒,那是染了風寒?秋天到了,是冷了些,你要好好注意身體啊,別像小時候一般沒個輕重。」

 

  「灣姐,我沒生病。」香有些哭笑不得,方道:「我只是想,今天永遠不要過去,有多好。」

 

  「這哪有可能啊?」灣噗哧一笑,嘆道:「要是可以,我也想過讓光陰停在某一刻,不過那事,只有在話本兒才會出現。」

 

  香沉吟一會兒,直到灣再度叫喚,才道:「灣姐,最近『他』有什麼異常嗎?」

 

  「他?哦……」灣皺了皺眉:「他每日都異常,哪有不異常的?」

 

  「不,灣姐,他是不是有說什麼……」香欲言又止,似乎難以啟齒。

 

  「嗯?」灣不明所以。

 

  「他是不是有說什麼……我和亞瑟先生的壞話?」

 

  「壞話?」灣一愣,偏頭想了想:「他倒是有說過幾句柯克蘭先生太功利之類的,至於你嘛,他就是個沒兄弟情的,一天到晚瞧你不順眼,這不是新鮮事,你不必聽來堵自個兒的心。」

 

  「噢。」香垂下頭,不知在思考什麼。

 

  灣不由得安慰香:「別太往心上去了,小香,那人就是一張壞嘴,他若對你說什麼不好的,別太較真,只是徒惹心煩。」

 

  「我沒在理他,但……」

 

  「到底怎麼了?」

 

  香的眼神一陣變換,隨後咬了咬牙:「沒事。」

 

  「小香,你這是與姐姐生分了嗎?有事就說啊。」灣不滿地戳了戳他額頭。

 

  香被戳得後退幾步,擺了擺手:「真的沒事。」

 

  灣看他這樣子,一陣心頭火起,不久又洩了氣:「小香長大了,心裡都有秘密了……也罷,做為姐姐,我不該太拘束你,男孩子嘛,得有自己的小圈子,只是若有要事,萬不可隱瞞,即使我做不了什麼,說說總能排解的嘛!」

 

  「灣姐,我理會的。」香點了點頭。

 

  「乖孩子。」灣微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:「對了,廚房那裡新來一批年糕,幾日後你再來,我們來烤年糕好不?軟軟香香的,又彈牙,很好吃的。」

 

  以後,我可能就來不了啊,灣姐。香心裡暗道,只覺得一種深沉的無奈感蔓延全身。

 

  然而,他卻不能說,這是亞瑟的命令,面對灣什麼都不知道的笑顏,香只能沉默。

 

  「小香,怎麼不說話了?」灣眨了眨眼:「你今兒要不要早些回去休息?臉色好差。」

 

  「不,我想多留一會兒。」香搖了搖頭,望著灣的目光稍微迷離:「灣姐,以前我問過妳……如今,妳還喜歡他嗎?」

 

  灣一愕,抿了抿唇,手無意識地捲著髮尾:「我還是那個答案,何來喜不喜歡。」

 

  「那妳討厭他嗎?」香的聲音似乎有些急迫。

 

  「我……」灣的手一頓,死死揪著髮尾。

 

  討厭本田菊嗎?她是該討厭吧!想想耀哥哥,想想僅有一面之緣的繁英,想想她自己……她的確要討厭的吧?

 

  半晌後,灣才恍恍惚惚地道:「嗯,我討厭他,他太壞了,總是打著不好的主意,心裡又無親無朋,我真不知道,除了他自己,他還在意過誰?」

 

  說著,灣用力閉了閉眼,想起本田菊淡漠的面容,她一陣難受。

 

  香聞言,便低頭沉思,沒注意到灣的神色變化。

 

  好半晌,香鼓起勇氣,拉著灣的衣襬:「既這般,灣姐……灣姐要不要跟我走?」

 

  灣不禁呆住,而後大駭:「小香,你怎麼說出這種話來?」

 

  「灣姐也討厭他,不是嗎?就跟我走,好不好?」香難得有明顯的表情,此時一臉緊張,手心不由得沁出汗來。

 

  「小香,萬不可說這種話!這話是很嚴重的,甚至可能構成罪名!」灣恨不得能立刻摀住香的嘴:「你別再說了,我就算討厭他,但不是誰都能隨心而活!我知道你為了姐姐著想,可姐姐目前還過得去啊,你、你就放心吧。」

 

  「可他對灣姐不好!」香的語氣有些委屈,又有些憤恨不平。

 

  「他……」灣一時沒了詞兒,反駁也不是,不反駁也不是。

 

  本田菊對她不好嗎?灣實在難以介定,除了她的心思外,本田菊方方面面都替她顧念到了,但與他住在一起,她卻總是悶悶不樂,終究忘不了他做過的那些事兒,而他也待她冷淡,平日裡說上一句話都難。

 

  這般僵局,該如何去說?他們就不過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……不,陌生人還好些,撇開夫妻關係不談,他們只能算是主與奴,論起來有什麼好不好的。

 

  「小香,好不好的,姐姐心裡自有論斷。」灣皺著眉,嘆道:「別再提了,你如今住在柯克蘭先生家裡,不比以往,姐姐不能時時看著你,你嘴上要有個把門,舌尖上的話都得繞上三繞,再決定要不要出口。」

 

  「灣姐……」香兀自不甘,還想再勸。

 

  「好了,別多話,趕緊著早些回去休息吧。」灣推著他,勉強笑了笑:「你定是不舒服了,才說出這些話,可別熬壞身子,回去煮點薑湯喝。」

 

  香張了張嘴,回頭卻見灣哀求的神色,不由得把話嚥回肚子裡。

 

  說實話,香倒真想把亞瑟要和本田菊解除同盟的事情說了說,可一來這事還沒確定,他怕會引起灣不必要的恐慌,二來亞瑟告訴過他,這事還在秘密商議階段,要他別在外面多話。

 

  最終,香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,由著灣把他推走。

 

  姐弟倆的身影漸行漸遠,一個黑衣人從他們身後的牆沿現身,迅速朝大宅中的書房前去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