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定來自滿月太太和蟲太太的小情侶檔:

https://www.plurk.com/p/m2s1x0

https://www.plurk.com/p/m5b7pf

        感謝兩位太太能讓我對著這麼可愛的情侶檔伸出魔手發瘋。QQ

 

No.1

 

當新一波的流感氣勢萬鈞地進攻校園時,向來不易生病的絨居然也中了標,全身痠痛得只能躺在床上哼哼。

 

他得病的因由是抱著班上發燒的孩子緊急衝去醫院,偏偏口罩沒戴、外套沒披,如今又是寒流肆虐的冬天,他沒及時喝熱飲驅寒,也沒及時換下沾了涼汗的背心,兩相作用之下,竟就直接病倒了。

 

可就算如此,梵還是不忍心怪他,尤其是看見他滿臉蒼白地縮在羽絨被裡,都快要心疼死了,哪還記得要教訓他什麼?要教訓,也得等他病好。

 

梵在廚房裡煮著粥,聽見房間裡傳來絨用微啞的嗓音撒嬌說要加糖,差點就色令智昏地舀起一大勺糖,幸好眼角瞥見了放在餐桌上托盤的藥包。

 

好險好險。梵大大地吐了口氣,狠心地把砂糖罐放回去。

 

生病的人最好少吃糖,反正、反正感冒糖漿也算是甜的嘛!

 

梵狠狠壓下了溺愛絨的欲望,快速地把煮好的粥盛好,端著托盤疾步出了廚房,好像後面有鬼在追他一樣。

 

絨原本頭昏腦脹,見了梵走進房裡,還挺高興地喊了他一聲。

 

梵坐到了床沿,嘆口氣,拿起湯匙餵絨,眼睜睜地看著絨面上神情從原先的期待一瞬轉為了委屈,嘴微噘,眼神亮晶晶的,像是要哭。

 

委屈得那麼可愛是要折磨誰啊?梵也覺得自己很委屈。

 

即便絨對白粥有諸多說不出口的嫌棄,但這畢竟是梵親手做的,他還是不願意浪費,吞下第一口粥後,又張嘴等梵餵下一口。

 

梵想,我總有一天會被絨搞得心臟病發,他怎麼這麼可愛啊?

 

餵完了碗裡的粥,梵又盯著絨吃了藥,見他連喝著感冒糖漿也蹙著眉,暗自決定之後要給他買兩大袋甜食,接著幫他掖好了被子,這才起身要拿托盤出去。

 

絨卻從被子裡伸出手拉住梵的衣襬,梵回頭,就聽他又在撒嬌:「在我睡著之前,陪我。」

 

能不陪嗎?當然不能。

 

梵順應著絨的力道,與他一同縮在被窩,讓他抱住了自己,並聽著他逐漸平緩的呼吸聲。

 

吃過藥後,絨明顯好多了,梵抵著他不再隱隱發熱的額頭,在他唇珠上吮了吮,終於安下心來。

 

快點好起來吧,絨。

 

No.2

 

往往在情事過後,爾撒會要求梵不要馬上拔出他的陰莖,讓自己體內含著他的東西再一會兒,再多一會兒。

 

爾撒喜歡梵在自己體內埋藏的熱度,這樣能讓自己深刻地意識到:他們倆都還在這廢棄都市裡熬著日子。

 

肌膚相親,體溫相熨,只屬於他們倆的、無數個短暫而永恆的一剎那。

 

「梵,下次你要在我體內進得更深一點。」最好深到讓他有錯覺,他們倆即將融為一體,無法分離。

 

梵的回應是翻身壓上了爾撒,給予他綿長得近乎要窒息致死的一吻。

 

No.3

 

天光才剛拂曉,梵已睜開了眼。

 

四周很靜,只有牆上鐘擺來回擺盪的滴答聲,連窗外也尚未響起人聲以及車聲,梵甚至覺得能聽見自己眨眼睛的聲音,還有旁邊人暖暖的呼息。

 

又是一天了。梵想。

 

梵沒急著起身,只是側過頭,看見絨趴在自己肩上睡得很沉,長又厚密的髮絲蓋住了他半邊臉,也蓋住了他半邊呢喃著夢話的嘴唇。

 

雖然聲音很小很小,近乎於氣音,可梵耳力好,還是能聽見絨說的是「梵」。

 

梵早已習以為常,輕輕替絨撥開了頭髮。

 

絨在夢裡叫喚自己的名字不是一次兩次了,梵很明白絨是多麼需要他,又是多麼愛他,而他也是對絨愛之如狂。

 

絨是他的戰利品、他的寶藏,偶爾他從砲火隆隆的夢魘中醒來,早早睜開了眼,懷裡那暖呼呼的人總能瞬間逼退他心頭的寒涼。

 

每當這時候,梵就只想靜靜等絨醒來,或許他曾經在前線戰場經歷過的所有傷痛,都是為了換得這一個又一個的安寧早晨。

 

拂曉之後是黎明,黎明之後是破曉。

 

梵還在等。

 

陽光漸濃,透過紗簾漫進了房裡,攀上了絨的身上、絨的面龐、絨的長長睫毛,彷彿整個人都在發光。

 

他本來就是天使,比梵見過的所有天使畫像還要美。

 

梵還在等,等天使從困頓中清醒,眨著蔚藍如晴空的眼,對他說「早安」。

 

屆時,整個曾被暗夜覆蓋的世界,都會在一瞬間開滿了柔軟綺麗的花。

 

No.4

 

爾撒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看上了那輕浮又滿肚子花花心腸的男人,可看上就是看上了,他也不會刻意自欺欺人,畢竟有句老話是這麼說的──戀愛就像卡到陰。

 

梵老是穿著各式他說不出品牌的名貴西裝,興高采烈地來到他的田裡,哪怕是高級皮鞋沾上了土也沒關係,偶爾他又覺得梵就是神經病,交了他這麼個天天在地裡刨食、滿身塵土的男朋友,還能面不改色地說出「我愛你」,附加一大堆不要錢的情話,諸如「你的眼睛含著清澈寒星」、「我愛上你的速度就如我此刻心跳的聲音」這等肉麻話也說得出來。

 

偏偏梵不是普通地愛說情話,而是非比尋常地愛說情話,如果一句情話算作一顆馬鈴薯,他能指著這一大堆馬鈴薯過上十年。

 

梵聽聞了爾撒的馬鈴薯理論,卻是一臉錯愕,他的男朋友還真是不解風情,為什麼要把他那麼甜蜜又溫馨的情話比作馬鈴薯啊?

 

於是,梵決定集思廣益,跟損友收集了更多別出心裁的情話,每日一句說給爾撒聽。

 

這回,爾撒說他可以想像自己有好多番茄能釀醬了。

 

總之都脫不開作物的範疇,梵感到很挫敗,回頭再接再厲地去蒐羅其他情話。

 

梵不清楚的是,其實這是爾撒努力對他說出的情話,爾撒學不來他變著文法的花樣句式,只是以自己認為很重要的食物去襯他,那麼多、那麼多作物,只換得一個會對自己說情話的他。

 

可爾撒才不想讓梵輕易知道呢,這是僅僅屬於他自己的、珍而重之埋在心上某個柔軟角落的秘密,要等到他們都很老很老了,牽著手走了將近一輩子,他才願意讓祕密破土而出,長成盛大的芬芳果園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