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勝……小勝!」

 

爆豪在前面疾步走,綠谷在後頭追,等綠谷好不容易追上了他,他又不耐地甩開綠谷的手,轉頭瞪綠谷。

 

「別跟著我!」

 

綠谷咬了咬後槽牙,仍不懈地要和他說話:「小勝……」

 

「別叫了!」

 

綠谷瑟縮了一下,可手卻是又伸了出來,抓住他的手腕。

 

爆豪也是被綠谷搞得氣不起來了,再沒甩開,重重靠向街道旁的電線桿。

 

寂靜的街道上沒有其他行人,並不是很明亮的路燈灑落濛濛光輝,映得四周都覆上一層霧氣似的。

 

兩人盡皆沉默了許久,爆豪很想在此刻來一支菸。

 

過了半晌,綠谷主動打破了沉默:「小勝,有句話你說對了,我是自我滿足。」

 

爆豪先是疑惑地啊了聲,而後才想起他方才在居酒屋裡一時衝動出口的話。

 

「可是,就算是自我滿足吧,對我來說,我沒辦法想像沒有你的人生。」綠谷低低絮語:「我們從小一起長大,而你始終很強、很厲害,上了學後,進了A班,認識了其他人,大家全部很優秀,天生帶有個性,做什麼都能上手,尤其是你和轟,我承認我是有點嫉妒的,也是羨慕的,即便有了歐魯麥特賦予我的力量,我卻是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掌握好,我一直想成為你和轟這樣的人,就算你討厭我,但我需要你和轟在身邊,讓我知道自己哪裡還有不足……」

 

爆豪聽了第一句,心跳猛地加速,可愈聽到後面,綠谷扯得就愈遠,尤其是扯到了那個討人厭的陰陽臉,他的心緒就愈發暴躁。

 

他忽然再也不想聽了,為廢久顧慮根本是折磨他自己,再這麼下去,他就要被這傢伙給氣死了!

 

他爆豪勝己絕不能有這麼慫的死法!

 

爆豪惡狠狠地吼:「閉嘴!我為什麼會喜歡你這惹人厭的傢伙!?」隨後不管不顧地拉過綠谷,咬上了綠谷的嘴唇。

 

──其實,要論滋味好也談不上,只是因為是廢久,才特別難放開。

 

爆豪不顧綠谷顯然是驚嚇過度而僵化的身子,反而以此為優勢地攬上他的腰,將綠谷推往旁邊的牆上,肆意啃咬那脆弱得已在滴血的唇。

 

血與唾液交融,在唇齒間輪流遞著淡淡的鐵鏽味,那是爆豪和綠谷都熟悉的味道,通常象徵了以命拚搏的戰場,可此刻,他們似乎是在另一個戰場上,只是一方步步進逼,另一方卻是不知要如何反擊。

 

綠谷腦袋嗡鳴,思緒亂成一團,找不到頭。

 

小勝在做什麼?這是吻嗎?為什麼小勝要吻自己?是自己又惹得小勝氣極的懲罰,還是……

 

綠谷打了個激靈,終於想到要推開爆豪。

 

爆豪也沒不依不饒,最後舔過了綠谷唇上的一滴血珠,乾脆地放了他。

 

綠谷的臉有些發燙,心中漫湧出來的多是窘迫,他單手捂著眼,像是如此就能無視爆豪的存在。

 

爆豪將下頷放到綠谷蓬鬆的髮頂磨蹭,如他想像裡做過的許多次一樣,懷裡這人不論從頭到腳,甚或是一根髮絲,本來就該全是他的,沒有其他人來分享。

 

──可卻總是事與願違。

 

在爆豪還想進一步去咬綠谷耳廓時,他倏然察覺到了襲擊,在那寒氣要纏上小腿前,先一步跳開了。

 

爆豪瞪向旁邊,才從居酒屋追出來的轟就站在不遠處,從他腳底延伸了長長一條寒冰,正好爬到了爆豪適才站的位置。

 

「轟──焦──凍──我該讓你去死!」爆豪死死瞪向轟。

 

「那是我要說的。」轟那眼神銳利如刀,像是要將爆豪切割個百多來道:「綠谷,過來。」

 

本還在惶惑的綠谷聞言回神,看了看爆豪,又看了看轟,幾乎沒多想片刻,就朝著轟那裡跑去。

 

「廢久!」

 

轟將綠谷護在身後,眼角餘光瞥見他唇上破口,不禁滋生了難以言喻的憤怒。

 

「他碰了你哪裡?」

 

「呃,小、小勝他……」綠谷緊張地搖頭:「我……」

 

「無所謂。」轟又冷漠地看向雙目赤紅的爆豪:「他就是碰了你。」說著,又是寒氣四起。

 

綠谷驚恐地看他倆像是真的要打起來,一句「不要」還卡在喉頭,忽而聽轟很低的一句──

 

「綠谷,你接受爆豪了嗎?」

 

綠谷愣愣的:「什、什麼?」

 

轟沒在看綠谷,只是繼續問:「你喜歡他?」

 

綠谷聞言想起方才爆豪的那個吻,臉上一下子噌地發紅,本想說「沒有」,可看了看爆豪那狠戾的臉龐,心下忽而有種既酸楚卻又委屈的情緒在蔓延。

 

要說沒有吧,似乎違心,可綠谷也沒法斬釘截鐵地就說,他喜歡爆豪。

 

綠谷的猶豫卻是讓轟誤會了,轟笑了聲,很慘澹的那種。

 

綠谷從未看過轟這個樣子,只聽轟又說:「你知不知道,我也喜歡你?」

 

有火藥在綠谷腦中炸開似的,震得他有些懵。

 

來個爆豪告白也就罷了,再添上轟,綠谷只覺自己已經跟不上如今的事況走向,就見轟轉身,抬腳要走。

 

眼看轟那挺直背脊卻莫名寥落的背影,直覺告訴綠谷若不做點什麼,那麼以後他就將失去什麼,並為之後悔。

 

情急之下,他衝口而出:「等等,我沒說不喜歡你啊!」

 

轟頓了頓腳步。

 

因為轟適才音量太小,所以爆豪沒聽清他倆進行什麼交流,乍聞綠谷這麼說,以為轟說了什麼讓綠谷動搖了,才剛稍稍冷卻的爆脾氣又要起來了。

 

「廢久──」

 

沒等爆豪發難,綠谷立刻又結結巴巴地說了下一句:「我、我也沒說不喜歡小勝……但是……但是……」

 

綠谷「但是」了半天,卻說不出個所以然,最終只是又靜了下來,只是眨巴著眼望他們。

 

他對轟和爆豪,實在很難說得清感覺,一個是信奉,一個是仰賴,都像是能把全副身心交託的情緒,扭股一處,就是對他們刻骨的執念。

 

他追崇強者,而爆豪和轟正巧都是,他眼裡深刻的他們總是光耀萬丈的。

 

不說喜歡或不喜歡,他只覺得這兩人當初都挾著雷霆萬鈞之勢入駐他的生命,安家也安得理所當然,彷彿本就該如此。

 

只是沒了其中一個,光是想像,他就極為焦慮。

 

綠谷手心逐漸冒出了汗,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是乾耗著,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,轟是沒要走了,爆豪也反常地不發一語,望著綠谷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 

最終,還是轟嘆了口氣,走到綠谷面前。

 

爆豪見狀,繃緊了身子,也走了過來。

 

轟不介意,反倒是平心靜氣地瞥了他一眼,才對綠谷說:「算了,你選不來,就先別想了。」

 

綠谷微微蠕動了下嘴唇:「對不起……」

 

「你道歉什麼?沒有需要你道歉的理由。」轟苦笑,溫和地望向正局促的綠谷:「是我和他在追你,你不必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。」

 

「雖然問題的確就出在你身上。」爆豪咕噥。

 

轟朝旁一瞪:「爆豪勝己,你就不能別說話嗎?」

 

爆豪橫睨著轟,並不甘示弱:「我說的是實話!」

 

轟懶得理他,視線又轉回了綠谷身上:「你做不出選擇,我不逼你做決定,到底取決權在你,哪怕你最後誰也沒選,我也不會有二話。」

 

綠谷雙眸已是泛了紅,翠綠瞳仁蒙上了一層水光,愈發透亮。

 

轟隱隱能在綠谷眼中看到自己倒影,想,當初就是因此被吸引的吧?那麼清澈的一個人,那麼清澈的目光,他說不該將我的能力視作原罪,他把我從自厭中扯出來。

 

綠谷或許失於武斷,可他做出來的事,無一不是在拯救。

 

轟被綠谷凝視得連心房也濕濕的,柔成一汪甘甜的水,輕輕地伸手摸了摸他柔嫩的眼瞼,一觸即離:「我會等你到無法再等下去為止。」

 

可能哪天,他會放棄,又可能哪天,他出了意外,可那絕不是現在,他還不想捨掉這段感情。

 

幾年都等下來了,何妨再多等幾年?

 

綠谷只覺心臟狠狠一跳,宛若要撞出胸口的力道,正待抿唇,卻被唇上傷口給疼得差點嘶出聲,這才又想起方才被爆豪強吻的事。

 

爆豪早就對兩人溫情脈脈的樣子很不順眼了,一個箭步攥住綠谷手腕,說:「他等多久,我也就等多久!我告訴你,廢久,沒誰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搶走你!」

 

轟蹙眉,握住綠谷的同一隻手腕:「別弄痛他。」

 

兩人互不相讓,綠谷卻盯著他們,半晌深吸了口氣,逼退洶湧而來的哭意。

 

他很慌,對他們,也對自己。

 

他好像該尷尬的,可他們在乎他,像他在乎他們那樣在乎他,明知不應該,可在驚嚇過後,他卻是忍不住心中的暖意。

 

隨之而來的,便是歉疚。

 

最在乎的兩人也在乎他,沒有比這更值得開心的,這是他一直想要卻又不敢想的,沒承想,不意間竟唾手可得,只是他真能心安理得地受著嗎?

 

他們都說,要等著他,而他也只能依從,因為已無其他條路可讓他走,不論拒絕或答應,他都為難。

 

「小勝,轟。」綠谷喚。

 

轟和爆豪停了爭執,看向他。

 

綠谷努力讓自己揚起笑來:「謝謝你們的厚愛,我會盡快給你們答案。」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。

 

爆豪瞇了瞇眼,徑直上手掐了把綠谷的臉:「你笑得這麼可憐,是要給誰看?告訴你,等你也是我和這陰陽臉的選擇,要快或要慢決定,隨你,但別給我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!」

 

轟拍開了爆豪的手,淡淡回了句:「你難得說了人話。」

 

「啊!?你是想打架嗎?」

 

轟無視爆豪,給綠谷揉了揉掐出印痕的臉,抿出一抹笑:「他說得對,你不必為這傷神,有空想一想就行,時間還長著,以後如何也不知道,不是嗎?」

 

綠谷垂頭,只覺得先前退開的哭意又要捲土重來:「謝謝。」

 

轟無奈地說:「不用謝,這也不是你取我拿的事情。」

 

綠谷再度抬起頭,神色已輕鬆許多。

 

「……綠谷,我調到你那一區工作,好不好?」轟移開替綠谷揉臉的手,忽而說。

 

綠谷茫然:「咦?」

 

爆豪聞言,臉色極差地低喝:「你休想搶先,我也會調過去!」

 

綠谷:「唔?」

 

轟冷哼了聲:「我會在明天就遞交申請單,綠谷,等我過去吧。」

 

「我也明天就遞交,咱們走著瞧!」

 

兩人非要較勁,事已至此,綠谷已不能夠扭轉得了他們決心。

 

他突然不安起來,只覺本就莫測的未來又添了層雲翳。

 

希望他們過來,別炸掉事務所才好……這是目前,綠谷唯一的小小願望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