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合本文經同意釋出。

        現在看這篇只想掐爆自己……

 

愈來愈多鴿子聚集在廣場上,白的、灰的、灰白相間的,橢圓的鳥頭朝地面一啄一啄,接著再昂首挺胸地沿著麵包屑灑下的位置往前走,漸漸地將廣場的白石地給佔滿,而罪魁禍首還猶不自覺,那雙能夠爆發毀滅性力量的手捧著細小輕盈的麵包屑,幾隻鴿子甚至為了停在那人手臂上而打起了架,咕嚕嚕地彼此示威,互相啄咬,連那人的唇角也黏了根小小的絨羽,看著頗滑稽。

 

他打了個噴嚏,很無奈地笑,將麵包屑一次朝半空撒了出去,鴿子撲棱棱飛起,翅膀在陽光下泛著虹光,他站在其中,彷彿也無端生了對斑斕羽翼。

 

轟欣賞了會兒前方輪廓鍍了層金邊的綠谷,再往旁瞥了瞥爆豪,哦,果然看綠谷看呆了啊。

 

明明並不真的討厭綠谷,卻總不承認,爆豪這青梅竹馬倒是比轟這半道出家的知心摯友活得還累。

 

綠谷捧了隻小鴿子走來,要給他們看,爆豪只是啐了句無聊,綠谷好脾氣地說了對不起,又轉往轟的方向,轟倒是很配合地以手指撓了撓小鴿子的胸羽,小鴿子咕嚕咕嚕地叫,想啄那讓牠好奇的手指,可牠一低頭,那胸羽就埋了轟整根手指。

 

綠谷笑著瞇起了眼,轟也跟著笑,沒多說什麼「你頭髮揉起來也跟這鳥毛一樣軟」的話。

 

遠方忽然傳來騷動,綠谷那笑瞇的眼驟然一厲,卻仍是輕手輕腳地放走了小鴿子,才看向了正大肆破壞街道安寧的敵人。

 

火光沖天,黑煙瀰漫,行人匆匆奔走,有幾個朝綠谷他們跑過來,似是知道英雄就在此處。

 

轟走前幾步要站在綠谷身邊,卻被爆豪搶先一步。

 

也是無所謂,轟站在了綠谷的另一側,望著他圓潤的下頷繃得死緊,不復方才軟和模樣。

 

綠谷小腿一蹬就迅速往前疾衝,找準角度,狠狠揍飛了那敵人。

 

他指骨上有鮮血,一滴兩滴,惹眼的紅。

 

轟想,世界上真有這種人,攤開手掌就能夠讓所有靠近他的生靈視其為天使,下一刻收攏五指成拳,卻又能凜然如鬼神。

 

 

那是一個提前埋伏的任務,由於敵方不只一人,三個年輕英雄費了些時間才將其全部擒獲。

 

打從學校畢業後,並不在一個區出勤的綠谷、轟和爆豪還是第一次合作。

 

這本來是轟的任務,後來綠谷因辦事而路過,便來幫忙,而不知是否巧合,爆豪正好休假,逛街也逛到了這裡,人多好辦事,在沒造成更大損失和災害前,他們就控制住了局面。

 

交辦好所有事項,已是午夜,綠谷說能聚在一起也是難得,問轟和爆豪要不要去喝一杯,轟立刻說了好,爆豪則是沉默了好半晌,才點了頭。

 

綠谷驚嚇地眨巴了幾下眼,看著爆豪就跟看著世界奇蹟被摧毀般。

 

路燈似是有些壞了,撲閃著光,轟抬頭裝作觀察那繞著燈光飛的小蛾子,免得自己會因爆豪那張扭曲的臉笑出聲來。

 

誰讓爆豪已經很久沒和綠谷同行一路了?從學生時代就是這樣,就算那容易衝動的少年長成了高大強悍的青年,綠谷也從一個青澀男孩長成了溫潤成熟的男人,可他倆的關係一直是亦敵亦友,平日見面十次少說有一半總在吵嘴,說是要重建對方人生觀或讓對方認同自己吧,可在旁人看來不過是那麼一回事,多吵吵感情不散,純粹是某個人怎麼也撂不開那層面皮。

 

這樣想想,轟倒是挺嫉妒爆豪的。

 

綠谷啊,說白了就是個不記仇的,善解人意,人好,心也好,跟他處起來很舒服,可這麼一個人卻總是追著爆豪跑,也不知自小的情分是有多重,他並不氣餒於接近爆豪,好友也好,勁敵也罷,在他眼裡,爆豪勝己就是爆豪勝己,這人是他從沒想過放手的。

 

爆豪對綠谷是特別的。

 

因此,每當轟看爆豪對綠谷擺臉色,都認為這是「暴殄天物」,許多次想對爆豪說,得了,差不多就行了,喜歡就喜歡,何必對自己喜歡的對象那麼嘴壞?還是小孩子,喜歡就要欺負嗎?

 

轟眼角瞥見爆豪又在跳腳,而綠谷苦著一張臉,隨口說了句:「不去算了吧,綠谷,走,你上次在簡訊說的那間居酒屋在哪?」說著,無意間拉上綠谷的手,又是一愣,那雙手竟比自己的糙上許多,每個指節都生了繭不算,摸著傷痕浮凸,還有些參差血痂,是今天才新添上的。

 

綠谷在外的名聲,轟是曉得的,可沒想到他這麼能折騰自己。

 

綠谷出久,英雄代號「人偶」,是新一代最急公好義的英雄,承襲了昔日最強英雄歐魯麥特的作風,群眾稱呼他為英雄界的極星,再是深邃的黑夜,再是濃重的烏雲,光芒不移。

 

可熱烈的掌聲背後,綠谷不知用掉了多少繃帶去包裹他的傷。

 

「那個……轟。」綠谷小聲喚著,滿臉通紅。

 

轟回神,這才驚覺他竟摩挲著綠谷的手,動作曖昧,可他卻也沒放開自己的手,無視爆豪像是要化作實質利刃的怒視,只是鎮定地繼續拉著綠谷的手查看:「你不先去抹個藥?指骨瘀了,也有劃傷。」

 

綠谷呃了聲,不好意思地笑:「沒關係啦,這小傷而已,放著也很快就好。」

 

轟皺眉,還沒來得及回話,爆豪乾脆就扯開了兩人交握的手,推著綠谷向前走,口氣很衝:「少囉嗦!不抹藥是想破傷風還發炎,你選一個!別造成別人麻煩!」

 

綠谷踉蹌了幾步,回頭喊著「小勝,我自己會走好」,可只是遭到爆豪更用力地推搡。

 

即便如此,轟仍是在後頭注意到了,爆豪在推綠谷的時候,用的力道看著雖大,卻只觸著綠谷一點點就馬上收了回去,如此反覆。

 

太細心也不是什麼好事。

 

才想著爆豪為何不對綠谷好些,可見他們這樣,轟又覺得不是很高興。

 

轟追了上去,插入了綠谷和爆豪之間,收穫了爆豪更加銳利的狠瞪和綠谷感激的眼神。

 

讓綠谷先走前些,轟側過頭,以口型無聲地對爆豪說:「笨蛋。」

 

爆豪將牙咬得咯吱響,差點想揍上這礙眼又討人厭的陰陽臉,手攥緊了又放,放了又攥緊,好容易克制住了,才從喉中滾出如獸吼的低語:「說我?你也是半斤八兩!」

 

轟笑,倒是沒否認,只是輕聲說:「是啊,我們誰能說誰?」

 

爆豪撇過了頭。

 

給綠谷去藥局買了藥後,三人還是去了居酒屋。

 

綠谷整場笑聲不斷,縱使跟他喝酒的兩人,一個萬年暴躁臉,一個又是本就罕有表情,只有綠谷跟他搭話才揚了揚嘴角的,但他還是興奮得一杯酒接著一杯酒地喝,也勸他們喝,直到最後,還留有清明的只有把持住自己酒量底線的轟。

 

綠谷早就不勝酒力,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,爆豪則是甩了甩頭,雙眼迷濛,視線掃向對面的綠谷,忽然就傾身湊過去。

 

幾乎是下意識的,轟提起了爆豪的衣領摔了出去,還弄倒了旁邊一排桌椅。

 

綠谷反射性地直起身子,睜著沒焦距的大眼睛,直問「怎麼了?怎麼了」,轟先是哄他是不小心踢到了空酒瓶,按著他繼續趴睡,又對四周受驚的客人道歉,才去扶起躺在桌椅間一動也不動的爆豪。

 

爆豪頭很暈,情緒卻是前所未有的冷靜,也沒推拒轟的扶持,就這麼默默地被轟帶回座位上。

 

待轟將倒塌的桌椅恢復原狀,走了回來,就聽爆豪冷不防地喃喃:「真想毀了這一切。」

 

轟沒說話。

 

爆豪又說:「那傢伙,很難搞。」

 

轟仍是不語。

 

爆豪嗤了聲,站起身來:「我走了。」

 

轟這才有了點反應:「要幫你叫計程車嗎?」

 

「我沒那麼沒用!」爆豪低喝:「別學了那傢伙的作派!」

 

「誰都知道你沒那麼沒用,但……」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拿出手機叫了計程車,掛掉後,才又不鹹不淡地繼續說:「承認你對別人的好意動心了,很難?」

 

爆豪瞠大了眼:「陰、陽、臉──」

 

「你若再不要他,我要。」轟忽而低下了聲音:「你想等著後悔,我不想。」

 

爆豪愣了,雙目隱隱泛起赤紅,隨後卻是齜牙冷笑:「他不是你一句話就好下手的,你不了解他。」

 

「你又多了解?」轟的目光也一下子冷了。

 

衝突似就要一觸即發,只是兩人都蟄伏不動,直至過了片刻,轟的手機響了。

 

「你的車來了。」轟說:「我會跟綠谷說一聲。」

 

「你最好別趁人之危,要是你敢動他……」

 

「我不會。」轟說:「我沒蠢到讓他在這當口怕我。」

 

爆豪嘖了聲,大跨步走了。

 

那天的最後,轟又叫了輛計程車來,將綠谷好好地扶到店門口送走了。

 

有那麼一瞬間,他倒是真想把綠谷帶回家,可思索了會兒,還是故作紳士了一把。

 

綠谷進計程車前,還抱著轟的手臂傻笑,說下次三人還要再約。

 

轟把綠谷塞進車裡,給計程車司機一些錢,讓他順路去買解酒液。

 

望著計程車車尾燈遠去,轟才漫步走回家,縱使距離稍長,但夜風很涼,涼得他體內的酒意也被吹散了,腦袋清醒到不想些什麼不行。

 

他知道,綠谷今天實在是太興奮了,超乎尋常。

 

同班了那麼些年,畢業後又有聯絡,哪怕因繁忙而不是那麼常見,綠谷的近況,他還是清楚的,記得綠谷才埋怨過爆豪都不回他簡訊,也沒回電,整得跟同學和鄰居情誼都一併沒了似的,今天是趕了巧,遇上了,爆豪還同意和他們喝酒,實屬驚喜。

 

對綠谷是驚喜,對轟自己卻未必了。

 

對綠谷是什麼心思,轟過了青春期就隱約察覺了,當時他想過避開綠谷來著,後來卻發現這有心理上的困難,尤其是瞧見綠谷落寞的神色,他就想,好像真不行,先不說對自己狠不狠得下心,他對綠谷就是狠不下心。

 

然而,他什麼也不說,維持著親暱卻不交心的友情,只是因為──這是綠谷想要的。

 

綠谷這人重情,在英雄事務以外的其他方面則膽子小,他曾暗戀了麗日多年,可直到同學畢業,各奔東西,這段感情卻無疾而終,他說喜歡著、喜歡著,有天突然就想,這樣就很好,友情比愛情總是要可靠得多。

 

綠谷說這話的時候,語氣也沒多惆悵,卻無意間壓上了轟的心頭。

 

那麼重情的人,在那一刻,卻顯得那麼薄情。

 

爆豪勝己說得對,綠谷確實很難搞,而轟雖然挑釁了爆豪,可他自己要想行動,卻總是臨時卻了步。

 

轟自知,日後無可避免的那一天若來到了,他怕是怎麼也不能承受那溫柔至極的男人輕飄飄的一句「這樣就很好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