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田櫻和林曉青終究是記掛著家裡兩個小的,再坐了一陣子就告辭了。

 

等他們出了房門,林曉梅就去擰本田菊的鼻子。

 

過了沒多久,本田菊睜開了眼,無奈地把她的手拿了下來。

 

「再裝啊!怎麼不繼續裝?」林曉梅哼了聲。

 

早在本田櫻說起往事時,林曉梅就察覺了,本田菊這傢伙最開始或許是病迷糊了,可後來分明已經清醒──當本田櫻說到他幼年的「黑歷史」,他拉著她的手微微繃緊,引得她回頭去握他的手,一眼就看見他顫動的睫毛,根本就是聽懂了,正尷尬的表現!

 

本田菊這人嘛,林曉梅跟他處了這些年,早知道他身上有這般那般的小毛病,其中有一個大項,就是死要面子,很多她認為沒什麼的小事,他卻總是看得很嚴重,死也不讓她曉得或談論。

 

林曉梅偶爾覺得他這樣子可愛,偶爾卻也氣得半死,抑或無力。

 

對林曉梅的質問,本田菊僵著臉,沒有回她,只是拿過手機,開始聯繫波諾福瓦那邊。

 

林曉梅也懶得理本田菊,讓本田菊去交代事情,抱起了夏生,對他做鬼臉,逗他笑。

 

夏生一貫是讓大人很有成就感的孩子,看著林曉梅嘟嘴擠眼的鬼臉,笑得扭起了小身子,差點就從林曉梅手上滑脫。

 

林曉梅才剛把他扳了回來,或許是因為笑得岔了氣,夏生對著她的臉狠狠地打了一個夾帶些許黃痰和口水的噴嚏。

 

夏生打完噴嚏後,又看向林曉梅滿臉髒兮兮的狼狽樣,笑得更歡了。

 

林曉梅默默地把他塞給了還在講手機的本田菊,去廁所洗臉了。

 

本田菊陡然被塞了兒子,又見林曉梅現在的樣子,她那頭長年保養得厚密的長髮隨著轉身的動作甩得俐落生風,他心裡就有點虛──打在臉上應該很疼,萬幸她只是嚇他,留了情。

 

別說頭髮打臉不痛,他就被打過幾次,不論是她有意或無心,總之不曉得她頭髮怎麼長的,打過來就像威力只減一些些的鞭子。

 

本田菊一時走神,手機另一頭的瑪莉安娜就喊:「本田,姐姐剛剛說的,你都聽清楚了嗎?」

 

本田菊咳了聲,讓自己專注於工作上:「妳剛剛說,這季蟲害很嚴重,萊諾莊園那邊無法提供足量精油原料?」

 

「他們手中就那些貨,足量是有,但有其他廠商想來分一杯羹,想挖走他們的貨。」瑪莉安娜又再說了一遍,隨後難掩憂慮地問:「你剛完全沒聽清楚嘛,是因為頭痛嗎?曉梅說你發燒。」

 

「還好,請別擔心。」本田菊制住夏生往上伸想拿他手機的小手,又問:「萊諾莊園那邊的意思是怎樣?是要多個客戶,還是少個客戶?」

 

他聲音向來柔和,可遇到工作上的事,語氣總隱隱帶著魄力,瑪莉安娜和他合作那麼久,當然聽出了他要表達的意思。

 

「多和少,不都一樣?我先提醒你,先別急著施壓,另一邊給的利益不一定比你這裡的少,對萊諾莊園來說,只是念不念舊情的差別,他們是小莊園嘛!規模小,貨卻很好,不愁賣,只管賣給誰賺錢。」瑪莉安娜頓了頓,嘆氣︰「我本來還想讓你找個人或親自過來一趟交涉,但你生病了……我問你,你想要怎麼辦?是要都拿,還是放下一點,或是有其他想法?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