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個人說著話,醫生和護士也過來了。

 

這醫生雖不是本田家的家庭醫生,但也是和本田菊、林曉梅相熟的,而且以往給夏生檢查和打疫苗的都是他經手,還沒聽完護士的彙報就匆匆而來,一進來見躺在病床上的是本田菊,愣住了。

 

林曉梅看見醫生就站了起來:「小林來了啊,快幫我看看阿菊。」

 

小林醫生往旁一瞥,就見夏生對著一個他不太認識的男人咯咯笑,看著是沒什麼事的樣子,鬆了口氣,這才走到了病床旁:「本田先生怎麼了嗎?」

 

「他發燒了。」林曉梅讓開身子:「他剛睡醒,到現在一直不太清醒。」

 

小林醫生連忙替本田菊量體溫,又給本田菊做了簡單檢查,隨後對林曉梅說:「37.8,溫度的確有點高,我等等讓護士幫他掛點滴,妳先幫他掛個號。」

 

林曉梅說了聲「好」。

 

「他有咳嗽或吐痰嗎?什麼時候開始燒的?」小林醫生問,拿著檔案夾和筆做紀錄。

 

「我之前睡著了,剛剛才發現他發燒,目前沒看到他有其他症狀。」

 

「好,如果有其他症狀再按鈴通知我吧。」

 

「麻煩你了。」

 

小林醫生跟身邊的護士吩咐了幾句,又轉過頭來說:「妳要讓夏生或本田先生其中一個移房嗎?目前還不清楚本田先生是不是被夏生傳染,病因不明的情況下,建議是要隔離開來,免得交互傳染。」

 

「讓他們離得遠一點也不行嗎?」

 

「建議是不要,這間病房沒大到可以隔離他們。」

 

「這樣啊……」林曉梅想了想,隨後憂心忡忡地問:「那醫院有大一點的空房嗎?他們倆不管放誰獨自一個,我都不放心。」

 

小林醫生有些為難,但還是答應:「我讓人幫妳問問。」

 

「麻煩你了。」

 

小林醫生開了本田菊的診察單給護士,讓護士先去做事,接著走到夏生和林曉青身前來。

 

「我檢查一下。」

 

林曉青頓了下才意識到小林醫生指的是夏生,當即把夏生的小身子轉了個方向,又把他想要轉過來看自己的頭輕輕扳了回去,哄他:「夏生,醫生叔叔要幫你看病了。」說著,抬頭朝小林醫生禮貌性地笑了笑。

 

小林醫生知道這是本田櫻的丈夫,也回以一笑。

 

他向來很少見到林曉青,此時不由得暗暗打量了林曉青一圈。

 

若要論起林曉青的外貌,那還真是挺不錯的,人嘛,眼睛大、眉毛長、鼻樑挺,多少就能稱得上好看,縱使因著長年在外風吹日曬,皮膚有些糙,可他面部輪廓稍圓,是特別顯年輕的臉型,笑起來總是直接露出牙齒,白白亮亮,還有頰邊兩個深深酒窩,讓人一看就覺得親切。

 

真難想像,這樣像是個大學生的男人居然已婚了。小林醫生暗地評價著林曉青,面上卻不動聲色,蹲下來給夏生看診。

 

夏生還不是很會認人,不常見面的是記不住的,但他本就不認生,任由小林醫生聽他的心音和擺弄他的手腳,只直直地盯著小林醫生傻笑。

 

小林醫生最喜歡的也就是夏生這一點,見誰都笑,愛笑的孩子惹人疼。

 

經過一番診斷,小林醫生確定夏生的病在好轉,只要把他包得緊一點,別再著涼,讓病情又變嚴重了,另外多喝水,按時喝他開的藥水,就會慢慢好了。

 

小林醫生和林曉梅說了些要注意的,出了病房,找人替她問空房去了。

 

他才出去,護士就又回來了,給本田菊掛了點滴。

 

本田菊本來是又要睡過去了,被拉起手臂掛點滴,還不是很情願,把林曉梅的手握得都生疼了,直到護士調整好點滴才鬆了鬆。

 

本田櫻把帶來的蘋果削了幾顆,又切成好入口的片狀,正要問林曉梅還有沒有需要幫忙的,床頭櫃上的一支手機就響了起來,嚇了她一跳。

 

林曉梅也驚到了,見是本田菊的手機在響,沒看螢幕就把它接通了,以免吵到本田菊。

 

「誰打來的?」本田櫻問。

 

林曉梅忙把手機放到耳邊,卻聽見了一個魅惑的女聲:「親愛的,有急事呢,剛剛傳訊息給你,怎麼沒回呢?」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