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曉青擋了本田櫻要關上門的手,提著水果大搖大擺地走進來了。

 

見夏生坐在折疊床上不亦樂乎地玩著自己手指,再看看神色恍恍惚惚的本田菊,林曉青把水果放在床邊的櫃子上,不厚道地勾了唇:「小的好了,換大的倒了?」

 

林曉梅直接拍了一巴掌在他手臂上:「少在那邊幸災樂禍!」

 

林曉青逕自從旁邊拉了空椅子讓本田櫻坐,自己則坐到了折疊床上逗著夏生玩:「姐欸,妳看看今年要不要回一趟台灣去幫你們全家安個太歲,都要過年了,你們家的人還換著病來病去的。」

 

「阿菊他是太累了,要顧著夏生,還要顧著公司。」林曉梅把睜著眼看自己的本田菊按躺下了,嘆了聲:「不過我也有這打算,之前都是你幫我們家安的吧?這次自己去安,誠心足一點,看來年會不會順到年底。」

 

「行啊,妳確定好了,再跟我說,我把你們家的機票一起訂一訂,而且妳也真的很久沒回台灣了。」林曉青把夏生抱了起來,跟他玩起大手抓小手的遊戲,夏生玩得咯咯笑,除了間或咳嗽或打噴嚏,流了點黃鼻涕之外,整個人顯得很有活力:「姐夫今天早上打電話來的時候,我還以為夏生……現在夏生看起來就好多了,夏生就是棒,遺傳到我們林家的健康寶寶體質!」

 

「要也是遺傳到我的,你沒份,小時候你最難照顧了,三天兩頭就病一次。」林曉梅冷酷無情地打了自家弟弟的臉,隨後皺起眉:「夏生確實好多了,但我不是讓你姐夫叫你們不要來嗎?你們這一出來,家裡那兩個小的怎麼辦?」

 

「是我的主意,我想著,總要來看看你們的。」原本正在安安靜靜地削蘋果的本田櫻抬起頭,帶著歉意地說:「曉青說要留在家裡照顧明茗他們,只是我想到能請以前帶過我和哥哥的奶媽幫忙,所以才讓曉青跟我一起來的。」

 

「奶媽?」

 

「是的,就是管家的妻子,她奶過哥哥一個月,而我則是被她從小養起來的……也是巧合,她說要來看我,所以我就先請她幫忙帶明茗他們兩個小時。」

 

「阿菊居然都沒跟我說過這事。」林曉梅挺驚訝的,又埋怨地看向本田菊。

 

林曉梅是見過那老太太的,本田菊很尊敬她,卻是沒說過她與他的淵源。

 

本田菊還在看著林曉梅,那眼神迷離,平時端肅的臉龐也柔和了下來,讓林曉梅的心跟著軟了,一下子也覺得沒什麼好計較了,握了握他的手。

 

「哥哥大概是不想告訴妳他以前總跟奶媽撒嬌的事情吧,其實奶媽就奶過哥哥一個月,也沒多久,哥哥卻很黏她,是後來我出生了,他才慢慢沒那麼黏了,只是他生病,身邊還是堅持要奶媽陪,不陪就縮在被子裡哭。」本田櫻笑說:「長大了倒是很少看到他再黏著誰了,不過我看,他這只是沒找到其他人依賴,奶媽老了,也不能讓她操心,因此他現在的對象換成妳了。」

 

是這樣嗎?林曉梅摩挲著本田菊的手背,回想起過去跟他相處的時候,他是個少病的,就算病了,也只是類似腸胃一時不適的小毛病,他那時頂多就是任性了點,像是喜歡指使她餵藥或倒水之類的,她沒什麼機會能知道他的這一面。

 

而今她知道了,卻是想笑──看本田菊平日老是端著,這回馬腳被她抓住了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