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點文。

        呃對,其實沒後續了,因為我只是想寫吉恩調戲一下尼諾,再寫就長篇了啊QAQ

        我果然還是比較熟日常互動這一塊,年齡穿越什麼的我會跟時空論死磕……QAQ

 

吉恩是在醒來五分鐘後,才發現懷中的人不太對勁。

 

他眨了眨仍困頓的眼睛,默默地看向對面還在熟睡的尼諾,白皙面頰嫩生生的,鼻梁上歪歪地架著一副眼鏡,穿著他們以前的那一套高中制服,內搭白襯衫,外套米色毛線衫,再來一件襯得腿長的人更顯腿長的薄西裝褲,腳上則套著起了一點點毛球的白棉襪。

 

吉恩順著自己打量尼諾的視線慢慢地坐了起來,又回頭去看了看壓出睡痕的綿軟白枕頭,想著,我要不要再回去睡一下?

 

最近趕上年末的各區大盤點,他也的確是累得狠了,現在這情景,八成是在夢裡吧。

 

可他倒是不曉得自己潛意識中對高中時代的尼諾有渴望,不然怎麼夢著夢著就夢到了?

 

吉恩發著呆,倒是一時沒注意到尼諾也漸漸睜開了眼睛,先是迷迷糊糊地動了動睡僵的手腳,而後眼神愈來愈清醒,很快就看見了正盯著他出神的吉恩。

 

尼諾先是一愣,幾乎是一下子就蹦了起來,與吉恩正面對視。

 

「醒了?」吉恩回過神來,淡淡地瞅著他。

 

尼諾下意識地點頭,而後意會到了什麼,遲疑地喚著眼前看著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:「呃,吉恩?」

 

「嗯。」吉恩看見尼諾那故作冷靜的表情就想笑,也是覺得新鮮。

 

十多年來,他這摯友可不常在他面前露怯,總是從容不迫,彷彿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上。

 

可如今,高中時代的尼諾顯然還沒養成日後漸趨平穩的氣度,雖然還是把反應壓抑住了,卻在微微收攏的五指上洩露了端倪。

 

尼諾見吉恩看向自己的手,不是很自在地又把手攤開來放回了膝蓋上,可他這麼做,不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。

 

顯而易見,他不是很習慣現在的吉恩,在ACCA監察課擔任副課長的吉恩和他所熟悉的少年吉恩完全是兩個人。

 

這是個男人。尼諾想。跟我一樣,不,可能比我還成熟的男人。

 

即使是一樣的金髮藍眼、一樣的懶散神態,可青年吉恩給予尼諾的異樣感,除了身形上的差距和更有稜角的臉部輪廓之外,更多是氣質上的改變。

 

他認識的吉恩敏銳有餘、細膩不足,帶著一點點少年人的稚氣,以他的角度來看,偶爾還可說是單純得好騙,然而青年吉恩卻是沒了那稚氣,至少他是察覺不到了,取而代之的是若隱若現的犀利,這從青年吉恩方才那輕飄飄對他右手的一瞥之中就能探知一二。

 

吉恩頗有興趣地看著兀自沉思的尼諾,半晌忽然伸手,勾下了他的眼鏡。

 

尼諾嚇了一跳,不知所措地看著正把玩眼鏡的吉恩,就聽吉恩說:「以前還真的沒看出來你這眼鏡沒度數。」

 

見尼諾微微瞠大了眼,吉恩又把眼鏡還給了他:「也難怪你要戴著了,你這時候演技還沒到家。」

 

尼諾接住了眼鏡,內心的狐疑更深了,眼前這讓他看不透的吉恩……怎麼好像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?

 

吉恩只笑了笑,掀開了本來纏在下身的被子,下床去衣櫃拿要換的衣服和褲子。

 

在他背後的尼諾才瞥了一眼,耳上頓時一陣熱,尷尬地轉開了頭。

 

剛剛吉恩的下身一直蓋著被子,上身倒是穿著棉衫,只是皺得厲害而已,尼諾又搞不太清楚目前狀況,沒什麼關注他身上,等到他掀了被子,才看見他下身什麼也沒穿,好像還有些零星散布的深紅痕跡。

 

就算穿著高中制服,可並不是真的是十五歲的尼諾隱隱約約地知道那痕跡是什麼,卻不願意深想。

 

成年男人床上有伴,多正常的事,他是奉命要暗中守護奧塔斯一家,卻不代表能插手王子殿下的私生活。

 

尼諾垂著眼瞼,聽著吉恩在浴室裡洗漱的動靜,好半晌才平復了胸腔裡湧動的不甘情緒。

 

一身清爽的吉恩出來就瞧見尼諾這一副委委屈屈的樣子,從窗外灑進來的天光透過他的睫毛,落了灰影在他眼下,像是他白淨臉上的一點浮塵,讓人想親自抹去。

 

這麼想著,吉恩也就真的走到尼諾面前,伸手去摸了他的臉。

 

年輕真好啊。吉恩想。就像阿特莉她們說的那樣吧?所謂的「滿臉膠原蛋白」。

 

可這傢伙這時候應該是二十五六歲了,娃娃臉還真可恥。

 

尼諾一動也不敢動,直至吉恩蹲了下來,湊近他的臉,他才往後仰了仰。

 

兩人距離得太近了,青年吉恩渾厚又侵略性強的氣息縈繞在尼諾鼻間,他聞出來那是菸的味道,不好聞,甚至有些嗆。

 

菸是哆瓦王國內被管制的奢侈品,尼諾無法想像吉恩是抽了多少菸,身上才帶有這麼濃郁的菸味,他也無法想像吉恩是經歷了什麼才學會了抽菸,還抽得不少,和國王一樣。

 

「十五年後的你可不會嫌棄我的味道。」吉恩笑著說,高中時代的尼諾簡直好懂,看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麼:「你已經習慣了我的味道,還拿過沾有我味道的衣服邊聞邊自慰。」

 

尼諾被吉恩這一席話炸得腦袋暈乎乎的,完全沒法再掩飾震驚的表情。

 

「我當時也在場看你自慰,我不得不承認,你那樣還滿性感的,後來我就自己騎到你身上了。」吉恩繼續說:「哦,為了防止你誤會,順帶一提,我未來跟你在一起了,不是炮友,是情人,昨天還跟你過夜了。」

 

尼諾心臟猛烈地跳了兩下,直接整個人往後倒了,一隻手半掩在臉上。

 

「需要我跟你說說昨天我們怎麼過的嗎?我也沒想到,你都四十歲了,體力還……」

 

「吉恩!」尼諾打斷了他,喉嚨發出低吟:「拜託,別說了。」

 

吉恩笑了聲,愉悅地看著連脖頸都紅成一片的尼諾,幾句話就能把人欺負成這樣,這大大地滿足了他的惡趣味。

 

要知道,能欺負到他惡友的機會可不多,縱然是高中版的。

 

然而,也就到此為止了。

 

高中時代的尼諾雖然好玩,可在吉恩眼裡,卻真還是個年輕的,他也沒有試探別人底線的毛病,見好就收得了。

 

況且,他剛剛這些話,想來足夠尼諾原地自爆好幾回了。

 

吉恩緩緩地退開了,那帶著濃郁菸味的氣息漸遠之後,尼諾這才鬆了口氣。

 

尼諾已見識到了未來的王子殿下有多難應付,而吉恩方才所言也讓他驚疑不定,他不能確認吉恩是在逗著他玩,還是事實?

 

目前他印象中的吉恩,也還只是個少年,他日日與吉恩相處,卻也從沒對吉恩有過什麼其他想法。

 

吉恩 居高臨下地站在床邊,凝視著始終不願再看向自己的尼諾,想了想,對他說:「我要去做早餐了,你若想吃,等等就過來吧。」

 

尼諾沒回應。

 

吉恩轉過身,悠悠哉哉地開門走出了房間。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