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隔日,本田櫻在林曉青和林明茗的中間醒來,覺得身上重,父女倆一個把腿壓到她肚子上,另一個乾脆抱著她當抱枕了,頭就擱在她胸口上。

 

本田櫻倒是習慣了,從這裡就能看出基因的傳承性,林曉青和林明茗的睡相都不是很好,踢被子更是常事,她很淡定地先把林明茗的腳拿下去塞進被窩,又小心地將林曉青推到了一旁去。

 

林曉青從本田櫻身上滾下去的時候,人也不太安分,揮著手腳打到了牆邊的搖籃上,雖動靜不大,但卻把林幼茗吵醒了。

 

林幼茗哼唧了兩聲,本田櫻就去看他,他倒是沒像昨天那樣哭鬧了,只是睜著眼靜靜地瞧本田櫻。

 

本田櫻將他抱了起來,走出房裡去給他換尿布,正要餵奶的時候,她被一隻手臂環抱住了。

 

林曉青打著呵欠,人還犯著睏,瞇著眼伸手去摸了摸兒子的小臉蛋:「今天就這麼乖了,昨天趁我沒拿來尿布就尿到我身上,還吐奶吐得整身都是。」

 

林幼茗才不理親爹的指控,主要是他也聽不明白,逕自抱著本田櫻的右乳吸起奶來。

 

他吸奶有股凶狠的勁頭,跟平時安安靜靜的表象不同,小嘴動得又快又用力。

 

本田櫻忍著些微的難受,側頭問林曉青:「明茗還沒醒?」

 

「嗯,讓她再睡吧,睡到自然醒就好,我先去準備做早餐。」林曉青親了口本田櫻,起身往浴室去盥洗。

 

許是昨晚鬧得晚了,林幼茗這回吸奶吸得有點久,到最後,本田櫻都覺得她沒奶了,他才鬆了嘴。

 

本田櫻攏好了衣襟,把林幼茗直著抱起來拍嗝,邊拍邊想著,應該要買些配方奶來了。

 

她雖然很想親自哺育,但她也自知奶水不多,以前生林明茗的時候,林明茗也是才長到了兩個月就喝配方奶,因為她無法供得上了,那時她就很羨慕林曉梅,林曉梅生了夏生後,也不用喝魚湯、擠奶什麼的,奶水就一直很足,是夏生現在已經在戒奶了,所以才漸漸沒了。

 

林幼茗打了聲嗝,本田櫻就抱著他起來去房間,放回了搖籃上,又看了看林明茗。

 

林明茗這時又將被子掀到一邊去了,本田櫻就把被子給她蓋回去,拿遙控器調高了暖氣機的溫度,看看時鐘也七點半了,正要去廚房幫林曉青的忙,就聽外頭電話鈴響。

 

本田櫻趕緊出去接電話,說了會兒就掛了,直往廚房去。

 

林曉青正在打開味噌盒子,準備挖味噌往鍋裡放,湯咕嘟咕嘟冒著泡,豆芽和豆腐在裡頭翻滾,泛著鹹香。

 

「誰打來了?」林曉青也聽到了方才的電話鈴響,隨口問本田櫻。

 

本田櫻蹙著眉:「是哥哥,他打來是要通知我們,夏生昨天凌晨住院了,最近他和大嫂這陣子都不會在家,不知道要住多久的院,說我們若要找他們就先打他手機確認一下。」

 

林曉青也蹙了眉,手下一時沒控制好,一大勺子的味噌就直直往湯裡落了下去,撲通濺了幾滴到他手背上。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