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曉青這還是進來得晚了,他早想看看女兒狀況,但今天的林幼茗實在不好哄,他搖了好久,又餵了兒子奶,才見兒子吮著奶瓶上的奶嘴睡了。

 

見林明茗抓著本田櫻的衣襬,林曉青輕聲問:「明茗睡熟了?」

 

本田櫻點了點頭。

 

林曉青悄悄走了過來,盤腿坐到了本田櫻身邊:「妳先去休息吧,這裡我顧著就好。」

 

「沒關係的。」本田櫻垂下眉眼:「我想看著她。」

 

林曉青盯著本田櫻半晌,笑:「明茗她不是真的在生妳的氣。」

 

「我知道。」本田櫻小聲地說:「我就是擔心而已,也不曉得吃了胃乳之後,還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……」

 

「妳擔心就帶她去吧。」林曉青瞥了眼林明茗,看著她雖恢復了些血色卻仍是顯得蒼白的小臉,他也心疼:「明天我會先將雪山洞推平了,把吃的拿進來。」

 

本田櫻猶豫:「明茗很喜歡『雪先生』……」

 

「那不推平也行,我把洞堵上了,之後就當個雪人看就好。」林曉青說著就嘆息:「也是我的問題,本來想著那個可以當作第二個冰箱,沒考慮到食物放那裡會太冰,而且就算鋪了布吧,也不見得乾淨。」

 

「明茗也是吃了兩三回才鬧這一次,不過也好,她腸胃還弱,確實不能再這麼吃了。」本田櫻替林明茗掖緊了被角,轉頭看林曉青:「明天早上吃今晚剩的粥好嗎?明茗目前也沒法吃其他的。」

 

「吃什麼都可以,我又不挑。」林曉青覺得好笑:「明天早上的早餐就我來做吧,雖然我不挑,但讓明茗再吃一次白粥,我想她又要哭,我加蛋花和一點點嫩薑絲進去做雞蛋粥吧,再水煮個雞胸肉和花椰菜當配菜,上頭撒點鹽也就夠了,我再煮個味噌湯給妳,湯裡面想加海帶芽還是豆芽?」

 

在吃一項上,林曉青向來腦筋動得很快,本田櫻基本不用多操心什麼,他就差不多決定好了。

 

本田櫻想了想,答他:「那就豆芽吧,豆芽買太久了,得快點吃完,至於湯就不用加味噌了,明茗……」

 

她後半句「暫時不能吃豆製品」還沒說出來,就被林曉青打斷了。

 

林曉青說:「明茗不能吃味噌湯,但妳可不行啊,妳一天早上不喝味噌湯就沒勁,不是嗎?明茗那邊,我再另外做一碗清湯給她就好。」

 

本田櫻想說才不是這樣,可她也清楚這不過是欲蓋彌彰,只能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,耳廓都有些紅。

 

我是多幸運才娶到了這不管結婚幾年都像是在新婚期的老婆啊……林曉青想,笑著站起身來。

 

「我去搬枕頭和棉被,還有抱幼幼過來,今晚我們全家就一起睡這裡吧。」

 

本田櫻說好,見林曉青開門出去了,這才又看向林明茗。

 

小女孩子像是睡得好些了,眉頭沒再皺起,唇瓣也重新泛起了淡淡的粉,即便臉色還是瞧著不太好,但比起一開始的蒼白模樣好多了。

 

本田櫻彎身在林明茗的額頭上印了個吻,心下暗暗地說,快點好起來吧。

 

女兒這麼病著,她也是難受得不行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