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字數8464字……嗯,呃……

    寫的時候都有點牙疼。

 

等林曉青醒來,已不曉得過了多久。

 

四周一片昏暗,林曉青身上蓋著毛毯,躺在榻榻米上,聽旁邊小小地傳來說話的聲音,他扭頭去看,看見本田菊和林曉梅,喚了一聲:「姐……」

 

林曉梅立刻撇開本田菊,握住他的手:「醒了?感覺還好嗎?」

 

「還好。」林曉青虛弱地笑了笑。

 

「身體這麼弱,以後體育訓練加倍。」林曉梅捏了捏他的臉,到底心疼,沒敢下死力氣:「不過是花吐病,看你把自己給搞得怎麼樣了。」

 

林曉青大驚,小心翼翼地:「姐欸,妳知道了?」

 

「怎麼可能不知道?你鬧出多大動靜啊。」林曉梅嘆息:「還好我和阿菊趕得及時,這事已經被按下了,你不用擔心。」

 

林曉青很落寞:「就是毀了本田學姐的演奏會……」

 

「請不用自責,這是舍妹的私人演奏會,客人都是跟本田家熟稔的,他們表示能體諒,而且沒事先注意到你的狀況,也是我們的過失,我們已經讓醫生待命,只需一聲傳喚,就能立即來到。」本田菊清冷的嗓音傳來,坐到了林曉梅的身邊:「在此向你致歉,請務必給我們補救的機會。」

 

林曉青皺了一張臉:「那個啊,本田學長,我們能說人話嗎?」

 

「唉,白話的意思就是說,你這事記在本田家頭上,就不用煩了,專心休養吧。」林曉梅斜了本田菊一眼:「你看吧,我就說我弟弟直來直往,跟你的風格不在同一線,你拿話繞他,他也聽不懂的。」

 

本田菊愣了愣,而後就笑:「總得先盡全了禮數,況且我想,他既是妳的親弟弟,跟妳應該要很像。」

 

「是很像,像到得了同樣的病。」林曉梅向他齜了齜牙:「你們本田家何德何能啊?讓我們姐弟為你們兄妹害病。」

 

「我和妹妹無德無能,就是剛好被你們喜歡了。」本田菊慢條斯理地整了整長著袖口:「多謝令弟對舍妹厚重的心意,正好使我們和解了。」

 

「本田菊,你還要不要臉?」

 

「我的臉皮不是早就被妳扒了?當初是誰半夜找我出來的?」

 

「那、那是因為,花吐病如果三個月內沒治癒,就只能死啊!」林曉梅哼了聲,耳廓卻泛紅:「我只是想賭一把……」

 

林曉青聽了半天,直到此時才回過味來:「阿姐,妳當初也得過?」

 

「得過!為了這個狐狸男,現在想想真不值!」林曉梅噘嘴:「交往之後,才曉得他多壞心眼,明明自己也有意思,卻是喜歡看我急得團團轉的樣子,死也不肯先告白,那段時間吐得想死,拚了全力才撐住。」

 

林曉青噢了聲,又問:「那阿姐是怎麼好的?」

 

「我……」林曉梅張口結舌,耳上的紅霎時越過了界,染得整張臉粉嫩粉嫩。

 

本田菊慢悠悠地說:「曉梅半夜找我,二話不說就強吻上來,最後吐出一朵香檳玫瑰[1],她的病就好了。」

 

「你、你自己不也是吐出黑玫瑰嗎!?」林曉梅憤憤地指向他,被本田菊握住,跌入了他懷裡。

 

「是,為妳而誕生的惡魔[2]。」本田菊在她耳邊呢喃:「是妳將我從神壇上拉下來,還請妳好好負起責任。」

 

林曉梅嘴上低斥:「悶騷鬼!」卻口嫌體正直地攀上他肩頭。

 

被暫時忽略的林曉青尷尬不已,他被閃得快要瞎了。

 

就在此時,外頭有人出現拯救了他:「哥哥,我能進去嗎?」

 

林曉青頓時渾身僵直,聽出了那是本田櫻的聲音。

 

本田菊看了林曉青一眼,想了想後,帶著林曉梅起身:「進來吧。」說話的同時,拉開門走了出去:「櫻,之後就交給妳照顧了,細心點,別落了規矩。」

 

本田櫻早早就換下了振袖,如今穿的是櫻色的色無地,她手上端著放了粥品的托盤,向本田菊應了聲是,進了房內。

 

本田菊和她擦肩而過,快速又隱諱地說了句:「本田家還不至於要干涉兒女私情。」

 

本田櫻小小地抽氣了聲,微微側頭,見哥哥已攬著林曉梅走出好幾步,漸行漸遠。

 

 

本田櫻拉上門,原本稍顯亮堂的室內又暗了下來。

 

林曉青想坐起,本田櫻趕緊放了托盤去扶他:「別起得那麼快,會暈的。」

 

「學姐,抱歉,給妳添麻煩了。」林曉青咬了咬頰內肉,很是愧疚:「我、我不是有意……」

 

本田櫻的手一滯,半晌後才輕聲說:「這不是你的錯。」

 

「不,是我的問題,我就不該來的!我、我就不應該有僥倖的心思,這才讓本田學姐的演奏會──」

 

「林君……曉青!」本田櫻難得強勢地打斷了他的話:「不是你的錯,是我,是我該早點告訴你,我喜歡你!」

 

林曉青呆了。

 

本田櫻也有些難為情,端起鮮魚粥,舀了勺吹了吹,藉氤氳升騰的熱氣掩住自己面上的不自在:「我、我只是不確定,你是不是有和我一樣的心情……」

 

「當然有!我一直都很喜歡學姐,從妳在圖書館借我書單的那一刻起,就喜歡了!」林曉青侷促地喊:「只是我以為,像妳這麼完美的女孩子,不會看上我。」

 

「曉青,我並不完美。」本田櫻深吸一口氣,將吹涼的粥抵到他唇上:「我才在想,你知道我的真面目,會不會討厭我。」

 

林曉青被那一口粥堵得暫時不能說話,只是睜大眼,拚命地搖頭。

 

「曉青,圖書館那一次,不是我們的初次見面,只是我算好了時間去找你,想讓你對我留下印象。」本田櫻垂眸,繼續攪動粥品:「我們初次見面,是在一年半前,你還記得嗎?文學系和理工系舉辦跨系聯誼,一起去郊外登山。」

 

說是登山,但也只是個小土包罷了。

 

有鑒於文學系女孩多,主辦人也不敢挑難度太高的,大家相互扶持上山,才半小時就抵達山頂,只是後來確認人數,卻發現少了一人。

 

少的那一個,自是本田櫻。

 

「我當時不太舒服,去了廁所一趟,回來大家都不見了,心裡慌,走得太急,被樹枝絆到,全身灰不說,還扭了腳。」本田櫻聲音輕緩,以懷念的口吻道來:「是你回來找到我的,把我攙到山頂,和其他人一起看風景。」

 

本田櫻還記得,那眉清目秀的少年笑著對她說,沒了她,這風景就也不好看了。

 

雖然明知少年的意思並非曖昧,但她還是小小地羞赧了。

 

「我從那次以後,就開始注意你,不知不覺間,我知道了你的系所、你的全名、你的事蹟,然後我才慢慢發現,我好像有點喜歡你。」本田櫻又將一匙粥水餵給了林曉青,淡淡地說:「可我想,那又如何呢?你不一定會喜歡我,只是我一頭熱,況且我家裡複雜,我也不要讓你沾上那些。」

 

她只想,或許只做個朋友,總成了吧?

 

要做朋友的話,那是很容易的,家庭教育之下,她總還是能繃出個落落大方的氣度,於是打聽打聽後,她在圖書館與林曉青「巧遇」,從而搭上了線。

 

那少年看見她,滿是驚艷,帶著陌生的眼神打量她,她高興之餘,也不是不失落。

 

他並不記得她。

 

但她同時慶幸,很慶幸,林曉青記住她的時候,不是那時的狼狽,而是她最得體的模樣。

 

事情按她想像的發展,林曉青本就是個自來熟,兩次相約後,不用她再費心,林曉青就常常自動打給她,和她閒聊。

 

她也小心,應對時挑著話講,總之絕不能讓林曉青對她反感,哪怕一時一刻也不能。

 

他們的確成了很好的朋友,平日約吃飯,假日約電影,即便不是只有他們兩個,常常有一大群人呼啦啦地橫亙在他們之間,她也滿足。

 

只是時長日久,相處多了,她就貪了。

 

原本以為,她能收得住心思的,沒承想,到底收不住。

 

逐漸地,她看林曉青和其他女孩子談笑風生,再也嚥不下醋意。

 

她約林曉青的次數更加頻繁,幾乎要占滿了他的空閒,好在林曉青是個好脾氣的,每次都樂呵呵地答應。

 

這令她罪惡感日深,可她多麼想把這男孩抓在手裡,讓他只對自己笑,眼中只有她一人。

 

「曉青,我不完美,我在你面前的形象,全是我刻意做出來給你看的。」本田櫻苦笑:「我有心機,我的野心太強,我明明曉得不該,但我還是想獨占你──曉青,我真的不完美,但我喜歡你,是確實的。」

 

本田櫻說罷,就撇開了臉,長長地嘆了口氣。

 

結果最後,她還是為自己辯駁了,原本是想自己招認的,卻還是忍不住說了最後那一句。

 

是事實,卻也是想讓林曉青對她的觀感能稍稍緩和。

 

林曉青曉得了實情,不見得會再喜歡像她這般一步一算計的女孩,她終究──終究不是那麼單純,配不上林曉青澄澈的感情。

 

好歹曉青為自己得過花吐病呢。本田櫻苦澀地想。這也夠了吧。

 

在演奏會中途,林曉青邊吐著花瓣,邊倒了下去,她不顧那是在客人面前,吻了林曉青。

 

林曉青最終吐出的是香檳玫瑰,和他姐一樣,而她卻是大花蕙蘭。

 

──坦誠的心。

 

她對他不夠誠實,這花根本是個諷刺。

 

林曉青的花吐病好了,她精心建設的美夢也跟著崩塌了。

 

一切可能要毀於一旦,這令她惶惑。

 

可她不得不說明白,她的良心在看到那朵香檳玫瑰時,就已經過不去了。

 

林曉青沒再說話。

 

本田櫻等了等,心慢慢涼了,將粥碗放到一旁,準備起身:「我、我出去一趟。」

 

她才剛踮了腳尖,卻被林曉青握住了手腕。

 

本田櫻一驚,對上林曉青的視線。

 

林曉青眉宇間有疲倦,只是眼中躍動著清亮的光彩,也是在苦笑:「學姐,妳難道以為,我什麼也無知無覺嗎?」

 

本田櫻愣愣地:「你……」

 

「妳那麼嚴肅,害我嚇了一跳,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?我又不是傻子……好吧,可能有點遲鈍,至少我沒意識到圖書館那次也是巧遇。」林曉青笑說:「可後面就太扯了,我去學校餐廳買飯,妳剛好也在買飯──學姐,以前我可從沒看過妳出現在那裡啊!後來我去打球,妳也是恰好要穿過球場去後巷買筆,但文學院走出來就有一家書局,不必特別繞路。」

 

「你、你知道我故意的?」

 

「知道啊,但我不敢確認妳的意思。」林曉青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:「學姐,登山那次我不是忘了,我記得啦,只是在圖書館一時沒認出妳,畢竟穿著差很多嘛!後來我認出妳了,想說妳找我是不是想講那時候的事,可妳一直沒說,我想又不是很重要,就忽略過去了,然後和妳聊天也很開心,所以……」

 

他支吾了一陣子,而後才吐了口氣:「總之,學姐不必擔心啦,我多多少少清楚妳的動向,我只是喜歡妳聽我說話,妳很專注,從不會敷衍我,而且妳也很溫柔,從不會嫌我太吵──我喜歡妳,就是我對妳認知的那個樣子,我並不覺得,妳是在矇騙我。」

 

本田櫻有些慌亂:「可我畢竟是用了手段……我還曾經打擾你和其他女孩子的會面!」

 

「噢,但妳並沒有因此傷害到人啊。」林曉青笑:「而且聽到妳為我做的這些,我超高興的!原來學姐這麼喜歡我!」

 

本田櫻抿唇,紅暈悄悄地爬上臉畔。

 

「學姐,我們算是兩情相悅了吧?是吧?」

 

本田櫻臉上更紅了。

 

林曉青湊近,雙眼晶亮:「既然這樣,學姐,妳知道我得了花吐病吧?我、我剛剛從阿姐那裡,聽來了花吐病的治癒方法,就是、就是啊,和喜歡的人親一下就好了!」

 

本田櫻何嘗不曉得林曉青想做什麼,她頗哭笑不得,卻又很害羞:「你的病早就好了,在演奏會的時候,我就……」親下去了。

 

林曉青瞪大眼,呆呆地摸了下自己嘴唇,而後哀嚎:「值得紀念的初吻,我居然沒印象!」

 

本田櫻抬眼覷他:「不然你要不要……」還沒說完,她就想咬了自己舌頭。

 

誰知道林曉青卻興致高昂起來:「再親一次!」

 

「不要那麼大聲,哥哥會……」本田櫻還有所顧忌,剩餘的話卻立刻被吞沒在蜻蜓點水般的吻裡。

 

淺嘗即止,林曉青也紅了整張臉,卻是笑得異常燦爛。

 

林曉青心情大好,悄悄地捏了捏本田櫻的手:「學姐,我好喜歡妳。」

 

本田櫻簡直要把頭埋進衣襟去了,卻也握緊林曉青的手,十指交扣。



[1] 花語是「我只鍾情你一個」。

[2] 黑玫瑰的花語之一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上次那個蒙面的
  • 耶~ 同時被菊灣和台櫻都閃到瞎 //爽
    ⋯不過,是挺好奇菊灣背後的故事就是了(菊吐出來的花語⋯呵呵)

    台櫻真的萌死了啦~
    個人喜歡作者把林曉青寫得不是過於遲鈍!(個人感覺也是他是多多少少有察覺,只是沒有戳破)但真的,陽光犬系男子超級萌啊!!!
    我認為櫻被寫的很細膩,我也很喜歡~

    (基本上您對這四位的揣摩我都可算是最愛的啦)
  • 菊灣故事改天有空擼個短篇,私設是菊本來不想在大學時代交女友......wwwwwww
    台櫻超可愛的,其實我一直覺得灣郎雖然看著單純,還是有點小心思的,而且意外地很會照顧人,很能體貼人意XDDDDD
    相較之下,櫻就有點難把握,我想把她寫成一個溫柔纖細,像是大和撫子一樣的女孩子,希望有描述成功。><

    謝謝你的愛護,之後也會繼續寫他們之間的故事噠!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5/07/20 15:50 回覆

  • Lontan
  • 哇哇哇 一次更新好多菊灣的文章 太開心了!!
    這倆對讓我好萌~
    好期待之後的菊灣當初認識相戀的文章!!
    謝謝大大~
  • 之後會想著擼短篇,等我比較有空的時候,也謝謝留言~

    少女重華。 於 2015/08/12 15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