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器BUG已改。

    自我流台櫻是──姐姐系大家閨秀V.S忠犬系年下男友,姐弟戀萌炸!

 

本田櫻親自給林曉青刷了薄茶,將兔子造型的乾菓子推至他面前。

 

拉門半開,冬日陽光清透清透的,暖得空氣都糖絲似地軟綿綿。

 

林曉青看著對面笑意盈盈的本田櫻,只覺得她比在學校時還要漂亮數倍,那側臉溫婉,給他刷茶時彎下的一截牙白頸子,握著茶筅的手也似粉藕,嫩生生的,讓他很想,真的很想握上一握……

 

醒醒啊!林曉青,本田學姐不是你能妄想的!

 

林曉青在內心狠狠地痛斥自己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本田櫻察覺了他的浮躁,抬起頭來:「你臉色不太好呢,不舒服?」

 

「沒有,只是昨晚沒睡好。」林曉青打個哈哈。

 

「那要不要休息一會兒?離演奏會還有一小時,你看看要不要打個盹。」本田櫻頗擔憂:「或是,嗯,你可以在這裡休息到演奏會結束,請千萬不要逞強。」

 

「沒關係,我還行。」就是有些頭暈和胃疼,也比不上演奏會重要。

 

這話,林曉青沒說全,他很怕本田櫻為難。

 

聽林曉青語氣堅定,本田櫻輕嘆,把茶推給了他:「要不,喝個茶壓一壓吧。」

 

林曉青這就毫無異議了,端起來就喝個乾淨,接著才後知後覺地想,這茶是不是要慢慢喝的?

 

但喝也喝完了,再窘也無濟於事,他看著本田櫻笑得微瞇的眼,簡直想挖個地洞鑽了。

 

他鬱悶地拈起乾菓子嚼,那甜味把先前茶的苦味沖散些許,而後卻是過甜了。

 

一顆乾菓子下肚,林曉青已經覺得胃又在抽搐了。

 

林曉青硬是撐著,哪怕背後冒了冷汗,讓他感到渾身冰寒,但面上還是故作輕鬆笑容,和本田櫻聊著天。

 

從學校談到社團,從社團談到興趣,本田櫻說話一貫和和緩緩,而林曉青則是急躁活潑的,到了最後,竟是林曉青一直說,本田櫻聽著,偶爾應一應的狀態了。

 

「那CD──我是說,上次學姐讓我帶的CD──學姐覺得好聽嗎?那是在我們這裡聲音很療癒的歌手喔,我尤其喜歡他那首《夏雨詩》──學姐記得嗎?」

 

「孤獨在各自的人生旅途安靜或是飛馳,遇見了彼此後,兩個靈魂不再患得患失?」

 

「有些話想啟齒,欲言又止,妳耐心等我解釋,微笑著,不說話,把我抱住,讓我像個孩子。」林曉青順口接了下去,笑說:「對,學姐記憶力真好,我本來還想中文的歌詞,學姐會不會不好記呢。」

 

本田櫻但笑不語。

 

不知怎麼地,林曉青被她看得臉熱。

 

正好此時,管家前來提醒:「小姐,客人到了。」

 

本田櫻點頭,回頭來對林曉青問:「跟我一起?」

 

林曉青忙答應,視線只膠著在她身上,沒注意到管家那一瞬愕然的表情。

 

 

本田櫻和林曉青一同出現,客人們面上雖不顯,也是有些驚訝的。

 

實誠的還在疑惑本田櫻為什麼身邊陪了個男孩子,心思快的已經猜到了些什麼,據聞本田家的千金有了心上人,只是始終不明身分,這下子是打算公開了?而他又是個什麼家世?

 

其中一些人就開始拿眼角不著痕跡地打量起林曉青,看著挺稚氣的一個男孩子,圓圓的臉龐,一雙眼睛明亮有神,嘴角始終揚得老高,顯出兩個逗人的小梨渦,倒是親切討喜,但看那一身服飾普通,似乎並不是什麼榮顯人物。

 

另外有幾人是本田櫻的同學,也有眼尖的認了出來,這就是那個讓本田櫻扳著手指算時間,只為去球場在鐵絲網外看一眼的理工科學弟。

 

本田櫻讓林曉青到自己身旁坐了,其他人心裡更微妙了。

 

和琴已搬了過來,就放置在一旁。

 

本田櫻先說了幾句場面話,讓大家吃些東西墊底,交流交流音樂上的心得。

 

來的人不說都是行家,關於這方面還是懂一點的,一時間絮絮話聲不斷。

 

不是沒人想把話題往林曉青身上引,可都被本田櫻輕描淡寫地擋了。

 

眾人頓時明白──本田家的千金很護食,並不希望他們招惹林曉青。

 

做為當事人之一的林曉青倒是沒什麼感覺,事實上,他也分不出多餘的注意力去觀察別人。

 

他的胃愈來愈痛了,同時還有一陣陣微苦的氣息直往喉頭上衝,帶著一點點細碎的片狀物。

 

林曉青得了花吐病也有一段日子,自然知道這是即將發作的前兆。

 

他只能用力壓下作嘔感,維持微笑就已是勉強,連話也不想多說。

 

本田櫻瞥了瞥他,被他忽然青白起來的臉色搞得心神一悸,打定主意縮短宴會時間,和其他客人過了幾句後,就要讓人搬和琴過來。

 

調了調弦,本田櫻戴上義爪,十指撥捻,看似悠閒,實際上卻是彈起了節奏很快的古琴譜,嘈嘈如急雨,切切如私語,最終匯聚成流水琴音,清亮悠揚。

 

只她的琴音裡,隱隱約約卻含了一絲躁進。

 

有客人聽出異樣,不禁狐疑。

 

在本田櫻第三次稍稍趕過拍子時,林曉青終於忍不了,彎下腰來。

 

本田櫻瞠圓了眼,一根琴弦鏗然斷裂,打到了她的手。

 

林曉青張了張嘴,玫瑰花瓣爭先恐後地噴薄而出,而他還在吐個不停,周身逐漸鋪滿玫瑰花瓣,可他停不了,還是停不了……

 

他終於要失去意識,恍惚間,有人撲上來抱住了他,唇心滲入了幾滴液體,鹹鹹的。

 

他很想說,學姐不要哭,等等就好了。

 

可他還是連一句話也講不了,就暈了過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