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會吃的台灣人,我想應該很少吧。(當然不至於像曉青吃得一樣多XDDDDD)

 

等本田櫻總算拎著打理好的林曉青來到餐廳時,看見的就是林曉梅半趴在本田菊身上,手上拿著調羹,正強硬要把一顆小籠湯包塞進他嘴裡的畫面。

 

本田櫻:「……」面上神情驚惶已極。

 

林曉青拉住想前往阻止的本田櫻,領她到林曉梅和本田菊的對面坐了下來,一臉見怪不怪:「櫻欸,我姐有拿我們的份,妳如果還想吃什麼,告訴我,我再去幫妳拿喔。」

 

「可、可是……哥哥……」

 

「沒事,沒事,吃不死的。」林曉青嘿嘿笑,轉而問林曉梅:「阿姐,妳餵菊哥多少東西啦?」

 

「一碗熱豆漿、一份油條燒餅、兩份肉鬆蛋餅、一份起士火腿三明治、一顆奶皇包、兩顆黑糖小饅頭、一籠小籠湯包。」林曉梅聳了聳肩,面露可惜:「還有海鮮蒸蛋呢,只是他一直說吃不下了,明明還吃不到我吃的量呢,嘖。」

 

「那蒸蛋給我吧。」林曉青毫不客氣地拖走那碗溫涼的蒸蛋:「菊哥,你這樣不行啊,才多少而已?我每天早餐吃的份是你的兩倍知道嗎?」

 

本田菊蒼白著臉色,斜眼瞥了林曉青一眼,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

若是開了口,他不能保證自己不會當場吐出來。

 

只是本田菊滿心刷屏,林曉青說他能比自己多吃兩倍,那根本是怪物了好嗎!?兩倍是什麼概念,難道他就不怕撐破了胃?

 

彷彿能聽見本田菊的心音,林曉青給本田櫻弄了份燒餅夾蛋後,就笑嘻嘻地對他說:「哎,小時候阿姐常說能吃是福啊,那時窮,有什麼吃什麼,有多少吃多少,怕沒得吃,食量就養大到回不去了,況且台灣現在不缺吃的,吃到飽餐廳和自助火鍋店更多得是,為了不浪費,結果也是吃吃吃,吃到食量更大了,菊哥要不要有空跟我和我那群朋友約一攤?以後你也能像我一樣成為能吃的男人!」

 

「謝謝你的好意,不需要。」這兩句話,本田菊幾乎是從齒縫中擠出來的。

 

本田櫻的視線則悄悄落在林曉青肚皮上。

 

曉青這麼能吃,可昨天、昨天……感覺上他沒什麼贅肉啊,雖然沒像哥哥有些小肌肉,但也是平平坦坦,不硬也不太軟……

 

「櫻欸,妳看我的肚子幹嘛?」

 

「沒、沒有。」本田櫻猛然意識到自己在想些什麼,頓時羞澀地撇過頭,拿過面前的食物就咬。

 

「櫻,那是我的份,呃,妳吃得完?」林曉青猶豫地提醒。

 

本田櫻這時才看清自己手上拿著的燒餅,內裡夾的不只有蛋,各氏蔬果、火腿切丁、調味醬料等,生生把這燒餅撐得大了一圈,虎口得拉圓了才握得住。

 

本田櫻:「……」她吃不完。

 

林曉青看本田櫻為難的眼神就知道了,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肩:「好啦,妳吃不完再給我就可以了,男朋友的義務之一就是替女朋友處理剩飯。」

 

「不、不用了,我自己處理就好,這樣太麻煩你了。」本田櫻搖頭,又咬了一口燒餅,打算無論如何也要自己解決它。

 

正替本田菊調整姿勢好揉一揉胃的林曉梅見狀,笑著對她眨了眨眼:「唉唷,櫻妳客氣什麼呀?吃不完儘管交給我家這小子就好,總要給我弟表現的機會啊,妳沒看他一副想為妳服務的樣子啊,他就是個妻奴潛力股,妳愛怎麼用他就怎麼來。」

 

「姐欸,說什麼用?妳把我當家電喔?」林曉青挑了挑眉,隨後轉頭向本田櫻說:「不過我姐說得也是啦,妳不用客氣啦,不要勉強自己。」

 

本田櫻微微抬頭,對上林曉青帶著笑意的雙眼,身子顫了一顫。

 

那雙眼一如往常地清澈,松香色的瞳仁瞧著靈動有神,滿滿是對她的關心。

 

不用林曉梅說,本田櫻也心知肚明,林曉青為了自己,實在做得太多了,像是很久以前,他們還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時,只因為她無意間的一句「想看忍冬花」,當天他就滿山亂竄,等到天黑才一身泥地回來,將還帶著露水的忍冬花冠遞給她,說這只是順手編的。

 

可那花冠多精細,本田櫻看著就曉得費時不會太少,只是面前才將將與她同高的少年努力裝著輕鬆的假象,她便沒多說什麼,只道了聲謝。

 

在她還沒喜歡上林曉青以前,林曉青就已經開始用他自己的方式逢迎她了。

 

那男孩始終熱情又溫柔,本田櫻永遠記得自己對林曉青頭一次心動,就是在某個沒有星子的沉夜,她剛解決完一批潛進本田大宅的刺客,望著滿手血腥,疲倦地坐在長廊上,是林曉青給她披上的大氅,摀住她的眼,一聲又一聲哄著她哭。

 

本田櫻能從林曉青手上的顫抖得知,他不是習慣這些的,雖然他家裡的原住民之前也有獵人頭的風俗,但那大多是男人去做,而不是女人,且要非她是當家妹妹,掌管半個本田家族,她也該像其他日本女子一樣安於後宅,不是這般既狼狽又可怕的模樣。

 

哥哥總會叫林曉青幫忙善後,但就只有那次,她太累了,沒來得及躲開,她第一次被他發現人在現場,第一次讓他親眼看到她殺人。

 

本田櫻本來做好被討厭、被畏懼的心理準備了,誰知林曉青居然走近她,抱著她安慰,哪怕他自己哽咽得比她還嚴重。

 

他說,哭出來吧,櫻,妳不用忍著了,我看不到,我真的不會看到。

 

當時,她怎麼了來著?她好像真的哭了,理應推開林曉青的,到最後卻是回抱著他,只想抱得更緊,再緊一點。

 

自那次後,林曉青在她心中再也不同,少年的笑宛若朝陽,總能把她渾身積壓的灰暗盡數拂去。

 

即使她比林曉青歲數大上不少,可被寵愛的,好像一直是她自己呢。

 

思及此,本田櫻心跳得有點快,再度將臉埋於燒餅後面,擋住自己熱得誇張的臉龐。

 

天了啊,我的女朋友怎麼能這麼可愛?林曉青內心暗自得意,很想戳戳本田櫻紅得泛著薄光的臉頰,但顧慮到真戳下去了,本田櫻大概這頓飯是別想吃得安穩了,於是就作罷,給她張羅飲料去了。

 

小情侶之間的粉紅氣氛,閃亮得讓林曉梅覺得自己是不是該去批一打墨鏡了。

 

她瞅了瞅本田菊,見本田菊若有所思的神情,不禁笑了笑,挽上他的手。

 

本田菊一時僵住,大庭廣眾之下秀恩愛什麼的,他真的不是很適應。

 

林曉梅湊在他耳旁說:「會想就好,收起打擾他們談戀愛的心思吧,不然會被馬踢的喔。」

 

本田菊默了半晌,才咬牙說:「我還要審慎考慮。」

 

林曉梅被本田菊的回答氣笑了,狠狠地掐了把他的腰間肉,讓他疼得眉間微蹙,無奈地捏了捏她不安分的指尖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