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前通知,自我流設定:國家並沒有生理期。

 

30.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

 

隔日,當本田菊攜著林曉梅來到本田櫻房門前,是林曉青出來應門的。

 

本田菊的臉當下青了。

 

林曉青叼著牙刷,身上是舊T恤和直條紋四角內褲,瞇著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,抬起手揮了揮:「唷,姐,阿菊哥,你們怎麼來得這麼快?」

 

「唷什麼唷,說早安。」林曉梅恨不得一掌把他巴清醒:「現在已經九點了,還快?我不是說了要早點起床,帶阿菊他們去玩的嗎?」

 

「昨天和小櫻聊太晚了咩,好睏……」林曉青打了個呵欠,而後被灌入喉嚨的牙膏沫子嗆到,咳得滿臉通紅。

 

好不容易止住了咳,他揉了揉咳出淚水的眼角,吸了幾口氣,只覺滿鼻管都是薄荷牙膏帶來的涼意。

 

「你幾歲了,怎麼還是迷迷糊糊的?」林曉梅邊給他拍背,邊嘆了口氣:「算了,我本來也就不指望你這台客能聰明到哪裡去,快去收拾好,我們再半小時出發,我和阿菊先去飯店餐廳等你們。」

 

林曉青又吸了吸鼻子,含糊不清地說:「得令。」

 

林曉梅掐了把他的臉,硬拽著臉色愈發不好的本田菊走了。

 

 

「妳早就知道?」

 

「嗯?」林曉梅漫不經心地夾起一個起士火腿三明治:「哦,我弟去找你妹的事啊?知道唷。」

 

本田菊緊緊攥著食物夾,眼神幾乎沉得能滴水成冰了。

 

林曉梅見狀,搖了搖頭,給他勺了碗鮮香四溢的海鮮蒸蛋:「好了,你個妹控,他們就跟我們一樣,只不過在談戀愛罷了,總不能我們自己高興,卻限制他們吧?」

 

「櫻還小。」本田菊有些焦躁。

 

「我弟也還小呢,他比你妹更小。」林曉梅毫不客氣地指明事實:「再說,他們就算再小,也成年了,又分隔了這麼多年,讓他們獨處一些時間沒關係啊。」

 

本田菊依舊蹙著眉頭。

 

他就是不甘心,自家養得精緻的妹妹,溫柔可人的妹妹,居然就要被那個放浪莽撞的台灣少年給牽走了,怎麼想都氣不順。

 

「我說啊,我弟沒什麼不好,別看他這樣,其實他很細心喔。」林曉梅用腳趾想也知道本田菊的心結所在:「他對女孩子非常體貼,就拿我們認識的女性朋友來舉例好了,你看過哪個男的對女孩子生理期這麼關心嗎?曉青他總會在對方生理期來的時候,提醒她們不能碰冰品,去玩也不會挑山林或河邊,而且背包裡長期準備酸梅黑糖,就是要讓她們痛的時候能補充體力喔,你說這麼個暖男要往哪裡找?你妹不會吃虧的。」

 

「櫻她不會來生理期。」本田菊生硬地說:「而且為什麼他要向其他女孩子獻殷勤?」

 

「舉例,只是舉例!」林曉梅努力勸服他:「他對女性朋友好,對你妹一定世界好,還是有區別的啊!他不是那麼濫情的人,要是他濫情,我絕對第一個揍他的嘛!」

 

「要是他濫情,不用妳來動手,交給我就可以了。」本田菊瞇了瞇眼:「我的妹妹,由我來守護。」

 

林曉梅簡直要為本田菊的拗性給跪了。

 

先不提本田菊怎麼就可以這麼破廉恥地大方說出這種句子,就話語中透出來的執念,她覺得她阿弟這場戀愛戰爭該是會進行得很艱苦。

 

看本田菊平齊瀏海下凝聚的濃重鬱氣,林曉梅心下暗嘆。

 

妹控,真的真的真的惹不起!

 

本田菊還在低低碎念:「他也不注意點影響,櫻是女孩子,要是被看到男人從她房裡出來,別人還不得說閒話?要是他真的喜歡,就該多小心……」

 

林曉梅忍不住拿了個奶皇包塞住他的嘴:「行了!龜笑鱉無尾,昨天我夜襲你,你怎麼就沒趕我?我的貞操不比你妹的重要嗎?還敢說我弟!」

 

本田菊被奶皇包餡料燙得嘶聲,勉強吞嚥後才說:「我們早就有夫妻之實,但他們……」

 

「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?我弟那些年叫你大舅子叫假的啊?」林曉梅瞪他,見他滿臉驚愕,心裡又軟了,緩和了語氣:「小情侶有小情侶的福氣,你就別管了,我保證不會讓你妹受委屈,我弟若哪裡對不起她,我就打斷那小子的腿,這樣可以了吧?」

 

本田菊雖然還是不太情願,但他心知再講下去,林曉梅鐵定會不耐煩,只得勉強頷首,打算自己另外再提防。

 

林曉梅也曉得本田菊不過敷衍她,但她懶得繼續勸了,到時不論本田菊有什麼招式,她幫著見招拆招就是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