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此篇最後編輯日期:2014/08/18

 

本田菊初次遇見灣時,她還只是個雪團兒似的小丫頭,梳著雙平髻,滿頭花瓣,上著杏黃妝緞小襖,下身是一襲湖藍盤金錦裙,趿著一雙青緞鑲珠小靴,手裡執著一枝帶露梅花,見到他時有些訝異,卻仍毫無機心地朝他笑,一雙大眼忽閃忽閃,清水裡養著兩丸黑瑪瑙似的,非常明亮。

 

他著實一愣,手裡捧著的書差點掉了下去,任誰在看書看得入迷之時,突然被人從一旁跑出來撞到,都會嚇一跳的。

 

彼時本田菊還不知道這小丫頭是誰,只是心道哪個莽撞的小丫鬟,後來細瞅瞅,這才發現她的服飾華貴,不是王家丫鬟清一色所著的淡黃棉衣,不禁起了疑,難不成是大哥請來的哪家客人的小姐四處亂闖?可他沒聽說今日大哥有宴請誰啊?

 

本田菊兀自思索,沒注意到小丫頭臉上陡然浮起的兩團紅暈,明艷似霞。

 

小丫頭遲疑地望著本田菊,手指扯了衣襬幾下,最後深吸一口氣,給自己鼓勁兒,上前一步,脆生生地道:「哎,你就是菊哥哥嗎?」

 

「啊?」本田菊回過神,想了想她方才說的話,便望向她:「妳知道在下的名諱?」

 

「當然,耀哥哥跟我說了,二哥此時定會在這兒念書,讓我來找你,只是我看這花開得太漂亮啦,所以就玩了一會兒。」小丫頭吐了吐舌頭,又上前幾步:「耀哥哥沒說錯,二哥生得俊呢,面、面如……好像是擦了什麼來著?唉呀,我總記不住。」說著,懊惱地一拍額頭。

 

「妳要說的,是面如傅粉嗎?」本田菊臉上揚著淡笑,見她愈靠愈近,不由得想拉開一點距離,可看她小不隆咚的樣兒,心裡一軟,最終仍是站在原地。

 

「菊哥哥好聰明,對的,就是這個!」小丫頭開心地蹦了起來,抓著他的衣裳下襬:「面如傅粉,就是面如傅粉!這會兒,我可不能再忘了!」

 

本田菊身子一僵,低頭看她,小丫頭也昂起頭,衝他嬌憨一笑,兩個小小的酒窩兒深陷臉頰。

 

本田菊沉默了一會兒,半晌後在心裡暗嘆,罷,不過是個身子只及他膝部的小不點兒,計較個什麼呢?縱然他實在不喜歡別的人近身,但眼下也不忍心推開她。

 

他望著小丫頭圓圓的臉兒,笑問: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想起方才她叫自己二哥,該是大哥又從哪兒領回來的孩子吧?不過這次是個女孩,可稀罕了,到目前為止,他還沒見過大哥對哪個女孩多上心,畢竟在大哥心裡,女孩無甚前景,也就繡繡花、養養草,頂天彈琴作畫,自不必在意。

 

小丫頭眨了眨眼:「我叫灣,大家都這麼叫我的!」

 

灣?本田菊問道:「是哪個字呢?」

 

「咦?我、我不知道,我還沒學認字呢!」灣搖了搖頭:「不過,耀哥哥說,我是從南邊的小島來的,四周臨海呢,便給我取了這名字!」說著,咯咯笑了起來,聲音爽脆如鈴。

 

本田菊心裡一動,愣愣地盯著她,灣不明所以,偏頭看回去,依舊在笑。

 

好半晌,本田菊才嘆了口氣,收回突然不穩的心緒,沒想到這丫頭竟讓他念起故人了,不過瞧她敢與自己這男人對視,倒是個忒膽大的丫頭,不知是不怕羞,還是年紀太小,根本沒想到那上頭去?對了,她方才似乎是說,她尚未學認字……

 

這廂本田菊正在沉思,灣卻是愈來愈不知所措,緊張不已。

 

怎麼二哥突然不說話了呢?是她說錯了什麼嗎?早知道她就該小心些,可她剛剛說了什麼呢?好像是說她名字的由來?難不成是二哥不滿意她的回答嗎?

 

想著,灣就不由得眼眶紅了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

打從第一眼見到本田菊,灣就喜歡上這二哥了,雖則他淡淡的說話,但她就是能從他的語氣裡品出一絲溫柔,除了家鄉裡已經過身的巫婆奶奶,很少有人這麼溫柔地待她,即使是王耀,對她好聲好氣,但終究有些漫不經心,答非所問,不像本田菊,卻是認認真真地在與她對談,有來有往。

 

灣反思著自己,不由得心下黯然,怎麼愈想親近一個人,就愈會搞砸呢?巫婆奶奶過身前說過,她這性子太衝動,凡事要三思,得了吧,不聽巫婆奶奶的話,說錯話了,惹得二哥不高興,這會兒她該怎麼辦?

 

本田菊聽聞一聲極小的抽咽,微微蹙了蹙眉,這才想起自己竟把灣乾晾著了,低頭一瞧,見小丫頭的眼眶紅紅,他不由得一驚,沒來得及多想,便蹲下身子來摸她的頭。

 

「怎麼了?好好的,怎麼要灑金豆子了呢?」本田菊哄她。

 

灣揉著眼,磕磕絆絆地道:「二哥、二哥是不是不喜歡我的名字?」

 

本田菊聞言,稍微細思,便曉得是怎麼一回事了。

 

這小丫頭,意外的細膩啊!他不過是想了些事情,一時忘了她,她便急了,這性子……本田菊哭笑不得,未及思索,便道:「哪能呢?灣啊,是多好的名兒,臨水之嶼,與在下一般,我們都是海之兒女。」說罷,他自己卻頓時驚了。

 

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自己,或許是長久以來都一人行居使然,他的內心最是孤僻,即使是王耀,認識這些年了,也並未真正讓他覺得親近,兩人總保持著距離,但灣才沒和他說幾句話,卻在不知不覺間讓他消了戒心,與她說出這番話來。

 

本田菊定定凝視著灣,看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清澈見底,唯有他的身影映於其中,都說眼神能看出一個人的本性,就因為她這份不含試探的赤誠,哭笑由心,所以他才如此放鬆?

 

灣沒察覺本田菊的異樣,只是見他定定凝視著自己,不由得有些慌張,更多的卻是歡喜,而他的一番話也讓她放心了,破涕為笑。

 

在她笑的同時,本田菊瞇了瞇眼,心裡一陣暖意,猶豫了一會兒,便將那些思慮拋到犄角旮旯去,就當自己真有了一個親妹妹吧,跟個小丫頭猜疑來、猜疑去的,未免太掉價。

 

灣抬起手,在本田菊面前晃了晃,他先是一愣,而後了然微笑,把她抱了起來,她身量很輕,帶著一絲乳香味兒,倚在他懷中,嵌合得剛剛好。

 

她笑得很滿足,在他耳邊輕聲地喚道:「菊哥哥。」

 

本田菊應了聲,顛了顛她的身子。

 

灣揪著他的衣領,笑得更甜了,趴在他的肩上,安心地閉上眼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