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沒想過會為了一篇文寫後記,不過這篇文礙於是第一人稱,說話體,所以有些需要解釋的還是放後記了。

 

  我覺得當初會用這方式開這篇文簡直是S自己!想當初開篇的時候,其實只是隨意一個念頭來著……但有看我的文章的人就知道,我最擅長的是超展開,最弱項的就是劇情安排,這似乎肇因於我從來不打正經的大綱,因為打了大綱,我就會陷入設定癖,很偏執,所以從來隨心所欲(不過我知道這習慣得改了)。

 

  好吧,回歸正題,事實上這篇文就是超展開,順便遮掩一下我的弱項(誒)。

 

  本來,我唯一的打算是想寫最後一句──「她是上帝恩於我的禮讚,是我即將穿著黑色婚紗的女孩。

 

  黑色婚紗,在西方並不算少見,只是維多利亞女王嫁給阿爾伯特親王時,穿的是白色婚紗,自此白色婚紗才流行起來。

 

  白色婚紗寓意純潔,黑色婚紗寓意忠誠,而我本意是想寫愛情永生不渝,很法國的想法。

 

  事實證明,我好像只寫出法蘭西斯很瘋啊,至於這點……(ry

 

  以前我跟人說過,我喜歡法塞,其一原因當然是我挺喜歡這兩人,其二則是我看到了他們CP的延展性,也就是我認為他們有我所能接受並歡喜的未來。

 

  好吧,雖然我是音痴,但不妨礙我拿音樂來比喻,他們的感情一開始就像大鍵琴與小喇叭合鳴,妥妥不和諧音,但久了之後,他們會進化,兩種相性不同的樂器,到了最後就能逐漸融成一曲,優美得讓人喜極而泣。

 

  啊,那是誇飾法,但我就是有類似這樣的感覺。

 

  很久以前,我扮演過法蘭西斯,愈深入想去了解這人,就愈覺得情緒糟糕。

 

  當時我討厭他,真的討厭他。

 

  在我的青少女時期,曾經很嚮往法國,或許那只是我想擺脫日常同樣的步調與生活罷了,直到後來APH盛行兩年後,我真正接觸了法蘭西斯這角色,就覺得有點幻滅。

 

  一開始的想法是變態,再來就是這傢伙很麻煩,更後來讓我感到悲傷的,是這傢伙充滿矛盾的身心。

 

  在我看來,他其實是個表面奔放、內心保守的人,平時有問題就挺退怯,而且喜歡走極端,要嘛不改變,要嘛全面翻盤。

 

  天曉得我最討厭麻煩,而他簡直是麻煩人物中的戰鬥機。

 

  ……所以當初我玩角噗,為什麼會選他?這真是謎耶。

 

  不過我不選他,也就更不會知道他麻煩底下深埋的脆弱與溫柔。

 

  之所以CP最中意塞席爾,那也是有原因的。

 

  塞席兒跟法蘭西斯是不同的典型,對於這女孩,你跟她相處一天就差不多能摸透她,她實在沒有太多花花心思。

 

  這樣的女孩多討人喜歡,直觀、率性,像孩童一般的純真,卻同時有少女的貼心與敏感(只是有時少根筋)。

 

  她剛好擁有法蘭西斯缺失而不能得的特質,可以說,我是基於互補性,才將他們配在一起。

 

  反正在歷史上或現在,他們交集也還是有的嘛!XDDDDD

 

  塞席兒的特性是無所畏懼,她可是跟無常大海打慣交道的女孩,所以對於法蘭西斯三不五時的戀愛戒斷症候群,她是能以最達觀也最樂觀的態度去應付。

 

  或許她唯一畏懼的,是她撒了網,卻撈不到一點愛情,偏偏法蘭西斯的眼神,讓她無法死心。

 

  然後,我發現我連後記也超展開啊,是時候結束了(為什麼我後記也可以囉唆成這樣)。

 

  啊,還有一件事,對於法蘭西斯的過往,我在文中之所以只浮面提及而不深入的原因……我寫了,這篇絕對不只上中下簡單了啊!我還沒心理準備(或說耐性)去描述法蘭西斯從以前到現在的心路。

 

  請自行腦補,謝謝……他事件太多,隨便翻一件出來也能成為他麻煩性格的因素。

 

  感謝看到這裡。

 

  ~寫於2014825~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