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腦抽。

※說話體,有點流水帳。

 

噢,你想問哥哥那女孩?

 

這對哥哥並非難事,若你願意聽,我能細細解釋這女孩的一百個優點……什麼?你說你不願意,只想聽哥哥說怎麼喜歡她的?嘿,親愛的,沒耐心可是不好的,除了會說話還要會聽話啊!

 

唉,既然你執意,那哥哥就長話短說吧!不過你真的不想聽聽那女孩有多好?不不不,並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,而是她的美好本就應該被歌頌!

 

好吧,既然如此,不勉強你,來說說哥哥跟她的初遇吧,那是我一生裡最璀璨的時刻。

 

第一次見她,她還很小,身高才堪堪到哥哥的膝蓋……年輕人,要有禮貌,我才不是戀童癖呢!只是可愛的小妹妹,誰見了都喜歡,你是沒親眼看到,她的雙眼那麼亮,既像琥珀又像蜂蜜糖球,嗯,要哥哥挑的話,比較像蜂蜜糖球吧,流動的光澤在她眼裡,像是要融化一樣,讓人只想讚揚上帝!

 

嗯?一點也不誇張喔,她就是這麼可愛的一個孩子,老實說哥哥也算看過無數小孩了,但屬她最讓我驚豔,當她笑的時候,沒心機,沒算計,跟南洋陽光同等燦爛,整個世界頓時亮了。

 

嘿,嘿──親愛的,我當時當然還沒愛上她!哥哥可沒那些奇特嗜好,之所以說初遇,是因為那是多麼重要的瞬間,你壓根不會想到以後會與這人共度一生,然而命運啊,神奇至此,兜兜轉轉還是將我們牽在一起,這聽起來不是很棒嗎?

 

我們相處的那些年,你想聽嗎?噢,哥哥非常樂意講給你聽的,與她一起的日子就像天堂,你絕對沒能想到在避世的南洋小島上,上帝把祂最純透的寶石送給了這小女孩,她就是受盡寵愛也不為過,乖巧、聽話,聲音軟糯地喚你時,你會忍不住抱起她轉圈,叫她蜜糖!

 

什麼?你真不想聽啊,時間不夠?好吧,真可惜,那咱們快轉吧!要說哥哥真的意識到愛上她的時候,大概是離開她之後的兩年後吧……至於愛情從何而起,我只能說不是每個人都記得,有時候它來得這麼不經意,你也忽略了,直到失去過後才懂得珍惜。

 

兩年後在巴黎街上再見她,哥哥才領悟為何幾年來,作夢總有個影子徘徊,因為擁有過最好的,看其他女人哪來的意思呢?

 

噢,是的,也許是只對我而言,但愛情就是這點有趣,你尋找對你最特別的人,而她就這麼恰好地嵌入了哥哥心中最柔軟的一塊地──你想想,那該多麼幸運!更幸運的是我居然沒失去她!

 

年輕人,哥哥就跟你直說吧!愛情就宛若征途,方向曲折,你或許所向披靡,可是最後刺入你心臟的才是你生命的歸宿。

 

我與她再次重逢後,彼此都說了聲巧合,而後哥哥就約她去吃飯,在吃飯的時候,我們相談甚歡,此時她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 

她說:「噢,是亞瑟哥哥。」

 

我則問她:「天啊,塞席兒,是哥哥想的那個亞瑟嗎?請告訴我不是。」

 

她笑了,無法形容她那時有多美,總之就是哥哥想把她獨占在懷中,誰也不讓看的那種美……嘖,你別笑了,你笑得沒她好看,再說你有了戀人就懂了!

 

咳,回歸正題,總之她笑了,然後跟我說:「法蘭哥哥真好玩,除了那個亞瑟哥哥,還有其他亞瑟哥哥嗎?是你介紹他給我認識的呀!」

 

我說:「但那不是為了讓妳跟他走得太近,甜心,只是要妳記著,這男人是個曾經的不良少年,可別被帶壞了。」

 

她笑著說:「法蘭哥哥太偏頗啦,我就覺得亞瑟哥哥挺好。」

 

天啊,你知道當時──哥哥無法向你說明我的嫉妒!無論如何都沒辦法!我只能說,當下想殺了自己的心思都有了!

 

幸好我們馬上轉移了話題,否則哥哥都要把桌上的餐刀瞪出洞了。

 

因為她還有要事,所以我們很快地吃完晚餐就分開了,臨走前我問她能不能再約她,她遲疑了,說了好。

 

哥哥其實能明白她為什麼要遲疑,過去的我曾拋棄了她,多麼混帳,她不想再接近我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

只是接下來峰迴路轉……哈哈,親愛的,別急啊,我會一一說給你聽的。

 

她說了好之後,本來我們就該分開的,誰知道她轉身之後,過了幾秒又轉了回來。

 

她拿那雙濕潤的眼睛看我,而後說:「笨蛋。」

 

是的,你猜對了,哥哥當下傻了。

 

她又接著說:「法蘭哥哥是笨蛋,我一直等著你,當年你為什麼連一眼也不再看我?」

 

哥哥實在找不到話來回她,不是我故意沉默,而是真的找不到話來說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