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覺就是日更的節奏啊,這文說起來……真的好輕鬆。(淚)

    可恥地靠歌詞來撐篇幅,因為懶得描寫什麼曲風啊心理描述了。(#)

    歌詞翻譯人:塘生春草&豬西先生。

 

尤莉恩、莫妮卡與愛莉絲一到,無疑把原本還只是微溫待熱的氣氛炒到最高潮。

 

尤莉恩一進包廂,就不管不顧地把剛好唱完的羅莎趕下台,由她接手之後的歌。

 

「唉呀,搶麥魔人來了。」瑪莉安娜闔上歌本:「小塞等會兒再唱吧,幾首之後,莫妮卡把她姐姐拉下來了,你再上去。」

 

「噢,好。」莫里斯乖巧地應,其實想著尤莉恩唱到天荒地老也好。

 

他還是對獨自唱歌這事有點不安的,若不是有人陪著,他根本不會拿麥克風……尤其在座的好幾個都是赫赫有名的網路歌手,讓他更膽怯了,怕貽笑大方。

 

  剛剛之所以會答應,純粹是瑪莉安娜的懇求,一開始就為瑪莉安娜的聲音陷落的心情,如今又見到了完美的真人,兩重誘因之下,他根本拒絕不了,只想不讓瑪莉安娜失望。

 

莫里斯還不知道他已經不知不覺地入PTT協會了,不論現在還是以後,他都是高級會員,不會降格的。

 

此時他不知道,也只是他還沒鼓起勁兒來追求瑪莉安娜而已。

 

瑪莉安娜看著舞台上唱得歡的尤莉恩,又瞟了瞟一旁正餵食愛莉絲的莫妮卡,突然問:「小塞排斥同性戀嗎?」

 

莫里斯猛地被口水一嗆:「什麼?」

 

「你排不排斥同性戀?」瑪莉安娜又覆述一次,淡紫瞳眸在包廂裡的光影下分外輝耀。

 

莫里斯一邊猜著瑪莉安娜問這話的原因,一邊說:「不會啊,為什麼要排斥?」

 

「噢,那就好。」瑪莉安娜問完話後就轉頭,對向她叫囂的尤莉恩挑釁地揚眉,上台跟尤莉恩尬歌去了。

 

莫里斯還在糾結瑪莉安娜方才的問話。

 

瑪莉姐問這話到底是為什麼?其中有什麼特殊涵義嗎?同性戀……是在暗示什麼嗎?

 

莫里斯頭想得發疼,茫然地抬眼看舞台上的瑪莉安娜,正好瞧到尤莉恩攬過瑪莉安娜肩頭,笑得恣意,叭唧一聲親吻瑪莉安娜臉頰的畫面。

 

他心頭一震,臉倏然刷地慘白。

 

緊接著兩人的合唱聲音傳了來,莫里斯聽在耳裡,悅耳依舊,悠揚依舊,卻是多了一股道不盡的纏綿味兒。

 

瑪莉姐問他同性戀的話,難道是想告訴他,她自己就是同性戀嗎!?

 

莫里斯頓時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

要是瑪莉姐是同性戀,他如何是好啊?那份埋在心底深深的情感,不就沒有破土見光的一天?

 

再怎麼努力,喜歡的人也不會對他有興趣,對一個才二十二歲,還沒談過一次戀愛的大男生來說,打擊真是太大了。

 

他的神態,清楚落入其他人的眼裡。

 

艾蜜莉嚼著洋芋片:「瑪莉這是想整他呢?還是想整他呢?」

 

羅莎嫌惡地瞪她:「吃東西時別說話,沒禮貌。」

 

艾蜜莉聳了聳肩,舔掉手指上的餅乾碎屑。

 

莫妮卡又給愛莉絲塞了片小蛋糕,蹙起的眉頭顯示她很不悅:「為什麼她想泡男人,還拿我們做藉口?」

 

「逗小狗吧,我猜。」羅莎神情很淡。

 

「哪,會不會是瑪莉姐姐想給小魚下絆子呢?以前她跟我說過……」愛莉絲歪頭,捲曲的髮尾隨著她動作跳了一跳:「不能讓男人太好得手之類的話唷!」

 

「妳別跟瑪莉走太近,會被帶壞的。」莫妮卡拍了拍愛莉絲的頭,後者嘿嘿一笑。

 

「不過這場網聚,從一開始就是局啊!」艾蜜莉張開四肢躺在沙發上:「由素有女英雄之稱的我來推論,瑪莉大概想在這一次就確定關係!」

 

「想在這一次就得手,又不讓莫里斯太好得手……哇噢,任務艱鉅。」伊莎貝爾掩嘴笑。

 

「莫里斯那樣純真的性子,想怎麼操縱還不是隨她?」羅莎嘖了聲:「真該把她丟回中世紀女巫審判。」

 

「我倒不這麼覺得呢。」丹尼爾倚著沙發扶手,笑說:「女人,別小看男人了,莫里斯雖然年紀小,但他總會自己找到征服女巫的方法。」

 

「就像丹尼爾哥哥征服安娜莉茲姐姐一樣嗎?」愛莉絲笑容粲然。

 

「不,蘇菲是公主,我的職責所在是守護,不離不棄。」丹尼爾幾句話回擊,吻了吻安娜莉茲的手背:「騎士宣言最後一條,我將忠於愛情。」

 

安娜莉茲的臉又犯熱了。

 

「好肉麻!」艾蜜莉大聲格格笑。

 

眾人哄笑一陣,伊莎貝爾擦去眼角笑出來的淚,問:「對了,怎麼不見曉青和小櫻?從剛剛就不見他們倆了。」

 

丹尼爾說:「我讓他們去櫃檯多要些飲料。」

 

「不是有服務鈴這玩意兒?」

 

「讓他們多點獨處空間也好,而且……」丹尼爾朝瑪莉安娜的方向努了努嘴:「小朋友還是不要摻和到女巫的邪惡計畫比較好。」

 

「你怎麼就不想救一救莫里斯?」莫妮卡看向他。

 

「因為我肯定莫里斯沒事,要我來看,莫里斯他嘛……」丹尼爾想了想:「若說曉青是傑克羅素㹴,那他就是萬能㹴吧,撲倒飼主指日可待。」

 

「你還給他們分品種啊,以後要開寵物店嗎?」伊莎貝爾笑著調侃。

 

「或許可以填進人生計畫裡。」丹尼爾故作認真地說。

 

「我倒覺得你說得不錯。」羅莎看著準備下舞台的瑪莉安娜,嘴角凝著興災樂禍的笑意:「㹴犬崽子,或許就是瑪莉安娜最不能招架的類型……打不得也傷不得,我等不及看那邪惡女巫束手就擒了。」

 

「唷呼,羅莎‧柯克蘭的淑女風範哪兒去啦?失蹤了嗎?」艾蜜莉故意在羅莎旁邊喳呼,惹得羅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

 

瑪莉安娜下台後,就看見莫里斯慘白著一張臉,愣愣地坐在角落。

 

一干損友都看戲似地瞧著她,她也不介意,攏了攏頭髮就直接走向莫里斯,拉他起身。

 

莫里斯眨了眨眼,這才回神,看見瑪莉安娜,心裡一陣苦又一陣酸。

 

「剛剛姐姐唱的歌,你覺得如何?」瑪莉安娜笑問。

 

「呃,很好聽。」莫里斯答得心虛,其實到後來他就神遊太虛去了,沒怎麼聽清楚。

 

「全首都好聽?」

 

「是、是的。」

 

「騙人,你根本沒仔細聽。」瑪莉安娜噘起嘴,看著居然很嬌憨。

 

莫里斯先是一呆,而後又目光黯淡,不發一詞。

 

「剛剛姐姐的麥克風中途壞了,幾乎都是尤莉恩在念歌,你還說整首都好聽!」瑪莉安娜的神情就像鬧脾氣的小女孩:「不行,我要懲罰你,姐姐要挑歌,不論你會不會,都要上去唱!」

 

莫里斯汗顏:「不會的話,要怎麼唱?」

 

「你哼也要哼完啊!不過別以為只要這樣就可以混過去,沒讓姐姐滿意,你就不用下台了!」瑪莉安娜戳了戳他胸膛。

 

莫里斯只覺那指尖就像棉裡藏著的針,戳得他一陣心癢,同時卻也在疼:「但、但還有其他人想唱啊。」

 

「這簡單。」瑪莉安娜轉向那群損友,嬌笑著呼喝:「我們開場小塞的歌會好不好?未來大明星的處女秀喔!」

 

「加油!莫里斯!」「這裡的哥哥、姐姐都等著看你表演喔!」「史上最年輕的歌王,要堂堂誕生了!」鼓勵的聲音頓時此起彼落。

 

瑪莉安娜又看向不知所措的莫里斯:「大家很期待喔。」

 

莫里斯只得拿著麥克風走到舞台上,從這角度看下去,所有人的臉孔都被強烈的白熾光線遮蓋,只有他一個人在這聚光燈下,無所遁形。

 

就好像他是孤獨的。莫里斯突然想。

 

這種孤獨的感覺,很難捱,以前在孤兒院裡無數次體會過,如今又席捲重來。

 

他不知道為何會如此,但想來大概是跟適才失戀有關係,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想起以前了。

 

樂觀的人,不過是讓開朗的情緒優先化罷了,不代表心中沒有負面感受。

 

第一首歌的旋律響起時,莫里斯渾身微微一顫。

 

倒不是他不會唱,瑪莉安娜是挑了他很聽得很熟的歌……只是這首歌,是他認識瑪莉安娜之後,聽的第一首歌,同時也是需要全首保持活躍樂感的一首歌。

 

莫里斯這會兒手心開始泌出汗了,瑪莉姐是真想懲罰他啊!

 

他正想要不要求饒,突然瑪莉安娜的聲音自台下傳來,即使看不到人,卻那麼清晰:「小塞,你可以的!」

 

莫里斯恍惚,等驚醒了,第一句歌詞也該下了,他下意識地唱了起來。

 

「我種下了一顆種子,終於長出了果實,今天是個偉大日子,摘下星星送給妳,摘下月亮送給妳……」

 

──《La petite pomme》,即是《小蘋果》,好聽卻也不太好唱的一首歌。

 

羅莎聽著莫里斯唱這首歌,挑眉看瑪莉安娜:「趁機讓他對妳表白,你不覺得自己其心可議嗎?」

 

瑪莉安娜瞟了她一眼,眼梢含笑:「姐姐對他,本來就是其心可議。」隨即跟著莫里斯的聲音哼起歌來。

 

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,怎麼愛你都不嫌多,紅紅的小臉蛋溫暖我的心窩,點亮我生命中的火,火火火火火──

 

妳是我的小呀小蘋果,就像天邊最美的雲朵,春天又來到了花開滿山坡,種下希望就會收穫──

 

「生命雖短,愛妳永遠。」瑪莉安娜喃喃:「小塞……若你真的喜歡姐姐,就得把這句當誓言喔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