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妮卡=德國(女)Monika Beilschmidt莫妮卡‧拜爾修米特

    尤莉恩=普魯士(女)Julia Beilschmidt尤莉恩‧拜爾修米特

    Pasta~北義大利(女)=Alice Vargas愛莉絲‧瓦爾加斯

    對惹,我似乎沒前方警示過……因為這篇是抗憂鬱的隨寫,所以有BUG的話,請自己默默在心裡罵便成,我都是打一打之後就直接放了,標準得不能再標準地想到哪就寫到哪,沒再自己RUN過,敬請見諒。

 

瑪莉安娜定的包廂非常寬敞,回字型地圍了舒適的沙發座,黑石英桌上早就擺滿了飲料與零食,天花板的水晶燈緩緩轉動,在整個空間投下璀璨的光影。

 

林曉青一進去,小奶狗般地嗷了聲,撲在沙發上滾來滾去:「好軟喔──」

 

本田櫻連忙去把他拉起來,讓他坐好,然後向門口忍笑的眾人不好意思地揚起嘴角。

 

莫里斯打從一進來,就有點擔憂了,在心裡默默計算這間包廂的價格,以及之後要分攤的錢。

 

瑪莉安娜走過他身邊,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,懶洋洋地說了一句:「今天一切花費,就由姐姐和羅莎包了,大家不用客氣。」

 

丹尼爾笑說:「會不會太麻煩妳們了?」

 

瑪莉安娜朝他眨了眨眼:「我們可是早就說好了唷,誰也別想擋著姐姐請客,羅莎是順帶捎上的。」

 

「什麼叫順帶捎上啊?」羅莎差點炸毛,最終顧忌著在場眾人,只得忍住了氣。

 

大家在網路上都熟透了,當下也沒人繼續客氣,紛紛三三兩兩地入了座,並在各個角落都設有一台的點唱機前一陣亂按,開始點歌。

 

莫里斯剛被林曉青塞了一罐果汁,才喝了第一口,就聽到第一首歌的旋律從包廂音響大聲傳出來,差點沒把飲料噴出口。

 

「我的上帝啊,這誰點的?」艾蜜莉哈哈大笑。

 

「我!我我我!請讓我為大家帶來第一首歌──〈哆拉A夢之歌〉!」林曉青拿著麥克風蹦上舞台,還拉來一個小圓凳子,單腳跨在上頭耍帥。

 

憑良心說,林曉青非常適合唱這首歌。

 

活潑隨性的少年在舞台上又唱又跳,偶爾還會隨著歌詞表演一些裝可愛的動作,看起來卻完全不違和,只會讓人會心一笑。

 

說起來,林曉青算是相貌清秀,自然比不上丹尼爾的俊美,也不似莫里斯五官深邃,但他自成一格的無邪氣質與活躍行徑,卻讓每個見到他的人將眼珠子黏在他身上,天生就是個亮點。

 

艾蜜莉和莫里斯被林曉青招上去陪唱,餘下的人就聊著天。

 

「我還記得,以前剛把曉青拉入群裡的時候,簡直鬧翻了天。」伊莎貝爾露出些許懷念的神情。

 

「當時我還覺得,這孩子簡直像隻精力旺盛的傑克羅素㹴,蹦蹦跳跳得從來沒個消停,也虧小櫻忍得了他。」丹尼爾接話。

 

「小櫻好耐性啊,不過後來曉青說要把小塞拉進群裡的時候,姐姐還真擔心又會是另一隻吵翻天的小狗狗。」瑪莉安娜笑瞇著眼,望向和林曉青對視而笑的莫里斯:「幸好,小塞乖多了。」

 

「吵人的小狗,一隻就夠了。」羅莎淡淡地說,手裡翻著歌本。

 

「但曉青是個好孩子,招人疼,的確很愛鬧,卻也是個體貼的。」伊莎貝爾笑看正緊盯著舞台的本田櫻:「這點,問小櫻最準了。」

 

本田櫻聞言,頓時侷促起來:「嗯,曉青總是很體貼……」她還是不太習慣在公開場合談感情。

 

「他不體貼,怎麼追得到妳?妳也算很會看人了。」瑪莉安娜慢慢啜著拿果汁和啤酒混搭的飲料:「姐姐倒是很羨慕小櫻呢,有這麼一個貼心熱情的小情人陪著,每天都像是泡在蜜罐裡吧?」

 

本田櫻沉默片刻,才說:「有時候,我會覺得幸福得很不真實……」

 

瑪莉安娜敏感地意識到本田櫻後面該是還有未竟的話語,笑說:「曉青是個好男孩,妳是知道的吧?」

 

「嗯,曉青當然很好。」本田櫻躊躇了一陣,最後才下定了決心似地說:「只是有時候我會想,我會不會阻擋了他原本可以更好的前程?他的重心,從來都在我身上,我、我有點怕……」

 

「啊,這就是偶發性的戀愛戒斷症,理性突然回籠的結果。」瑪莉安娜嘆息。

 

「只有閃到極致的情侶才會有這種恐懼。」伊莎貝爾附議。

 

羅莎咕噥了句,卻沒幾個人聽得懂她想表達什麼。

 

瑪莉安娜看了看羅莎,直接替她做不負責任地翻譯:「她的意思是,閃光去死。」

 

「我才不是這意思!」羅莎脹紅臉,隨後轉向本田櫻,很認真地說:「不好意思,妳別聽她的……我只是……唉,我真的沒有這意思……」

 

本田櫻無措地點頭:「我知道的……」

 

「唉,不逗妳們了,眼鏡妹的意思是說,其實小櫻的苦惱並不必要。」瑪莉安娜慢條斯理地拿手指扒順了額髮:「坦白說,姐姐難得也同意羅莎的意見,小櫻,妳的這苦惱,真真不值得,還有可能冷了曉青的心。」

 

本田櫻抿了抿唇,緊張地望向她。

 

瑪莉安娜卻隨手一指:「找丹尼爾問一問就知道了。」

 

丹尼爾本不想介入女孩們的感情事,但見瑪莉安娜都把矛頭指向他了,只好拉過一旁始終很安靜的安娜莉茲,對本田櫻說:「雖然情況有點不一樣,但我和蘇菲……就是安娜莉茲,我從以前就這麼習慣喊她。」

 

安娜莉茲默默看向自己被丹尼爾緊握的手,微微掙了掙,最後見實在掙不回來,只好由他,只是一張臉卻犯熱了。

 

  「我和蘇菲,在年輕時候也像你們這樣。」丹尼爾徐徐道來:「妳看蘇菲就知道,她氣質很好吧?她是大家族出身的千金小姐,而我頂天就是住在她家隔壁的野小子,雖說住隔壁,但我直到十六歲才知道有她這麼一個人,因為她身體不太好,所以平常不太出門,就算出門也是專車接送……我們在一起的事就先不提了吧?總之我們後來交往了,但剛好三週年那天,蘇菲也跟妳一樣說了類似的話,當下我的第一個反應,是委屈,而且是非常委屈。」

 

本田櫻一直靜靜地聽,直到這裡,才問: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我覺得她辜負我啊,而且也不信任我。」丹尼爾笑了笑:「這是很簡單的原因,卻也是最讓人不舒服的原因。」

 

此時,安娜莉茲小聲地說:「笨蛋。」

 

「是的,男人總比較單純,沒女人想得細,卻不代表我們不多心。」丹尼爾輕輕在安娜莉茲額上落下一吻,滿意地看她緋紅了耳朵,才繼續向本田櫻說:「其實雙方都沒什麼錯,但偶爾我們難免還是有不了解對方的時候,誤會由此而生,如果馬上意識到了,那也還好,只是若沒解釋清楚,雙方賭氣,那便可能釀成遺憾了……我和蘇菲,在當時整整冷戰了三個月,差點分手,還是尤莉恩幫忙才和好的,我記得當時蘇菲還哭著說……」

 

安娜莉茲一把摀住他的嘴,而後想起這是在人前,又羞怒地把手收回來:「不准講。」

 

丹尼爾聳了聳肩,真的就閉上了嘴。

 

「小公主不讓騎士說秘密,那姐姐來替他說吧。」瑪莉安娜突然插進話來,趁安娜莉茲措手不及之時,像是說書般地學她和丹尼爾當時的語調:「安娜莉茲當時哭得那叫一個可憐,嬌嬌弱弱地說:『我只是擔心不能回報你。』接著,丹尼爾馬上說:『我只是愛妳才跟妳交往,並沒想給妳添負擔!』」

 

「瑪莉安娜!」安娜莉茲低喝。

 

瑪莉安娜一個媚眼拋過去,安娜莉茲氣鼓鼓地轉開頭,卻又被對方纏上,拉到角落邊去細細說話,讓被兩女人撇下的丹尼爾哭笑不得。

 

本田櫻愣愣地垂首,一語不發。

 

伊莎貝爾摸了摸本田櫻的頭:「妳聽懂了嗎?」

 

本田櫻半晌才道是。

 

「兩個人在一起,若還就感情斤斤計較著價值,那會很累人喔。」伊莎貝爾推了推她:「有什麼話,去對曉青解釋清楚吧。」

 

本田櫻驚恐地回頭,見林曉青早就唱完了歌,坐在她身後,不知已經多久了。

 

林曉青卻是若無其事地先開了口:「小櫻,聊得還高興嗎?」

 

本田櫻忐忑地點了點頭。

 

「高興就好。」林曉青像平時一樣將她摟在懷裡,低聲在她耳邊說:「妳高興就好……」

 

暖暖的氣息噴在耳邊,癢癢的感覺。

 

本田櫻聽著他的呢喃,頓時有種想哭的衝動,即使曉青沒講明,但她卻可以直覺性地肯定,曉青一定聽見她和其他人的談話了。

 

可是他沒問,向來率真直言的他,居然沒問,對於她對兩人關係的懷疑,什麼也沒問。

 

最終,她只是壓下哭意,什麼也沒說,緩緩地伸出手,緊緊回抱他。

 

另一邊,瑪莉安娜和安娜莉茲私語完了,就回到原先的位置,剛好在莫里斯身旁。

 

莫里斯正默默地喝著果酒,雖然不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,但總覺得氣氛哪裡怪怪的,尤其林曉青唱完歌回來後,就遞給艾蜜莉一瓶啤酒轉移注意力,又指定他一定要坐在這裡,離眾人遠了些,更讓他肯定有異,只是大家都神秘兮兮的,他也不好問。

 

瑪莉安娜坐過來時,莫里斯驚了一跳,好在果酒喝完了,杯子摔在鋪了厚地毯的地板上也不妨事。

 

「唱得還開心吧?等一下羅莎唱完,你自己一人唱首歌如何?姐姐想單獨聽聽你的聲音。」瑪莉安娜笑著看他。

 

現在舞台上,羅莎接下方才林曉青唱完歌後隔了有一陣的空檔,唱起了一首緩慢的英文老歌。

 

「咦?但我、我唱得可能……不會太好。」莫里斯看了看五光十色的舞台,訥訥地說。

 

「你太妄自菲薄了,小弟弟。」瑪莉安娜言笑晏晏:「打從一開始,姐姐可就很喜歡你的聲線喔,只是難得聽你唱歌,覺得很可惜呢。」

 

莫里斯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,心開始跳得急。

 

「是真的喔,你以為曉青是怎麼說動我們讓你進群?他說,你的聲線很好,性子也好,我們認識了一定會喜歡。事實上,也真是這樣。」瑪莉安娜見莫里斯的茫然模樣,解釋說:「姐姐說啊,那RC群裡聚集了好幾位網路歌手呢,你就沒想過為什麼只有寥寥幾人嗎?因為那是我們開的親友群,本來就是現實裡彼此認識,後來你、曉青和小櫻三個年輕人才加了進來。」

 

「我、我沒想過。」莫里斯是真不知道。

 

「我想也是。」瑪莉安娜偏了偏頭:「不過這些跟你唱歌沒關係,聽聽就好,主要是你的聲線啊!等等姐姐幫你點歌,你一定要上去唱唷!放心吧,你是姐姐一見鍾情的聲線呢,唱歌會很好聽的。」

 

一見鍾情四個字砸得莫里斯發懵,又見瑪莉安娜興致勃勃的樣子,遲疑了一下,終究頷首。

 

瑪莉安娜愉快地拿過歌本來,正當她要問莫里斯常聽什麼歌時,忽然包廂的門被用力地撞開。

 

尤莉恩倚著門框,甩了甩一頭銀長髮,酒紅的眼亮晶晶,大大方方地露齒一笑,豪氣地說:「本小姐,參上!」

 

是尤莉恩和她的妹妹莫妮卡,帶著愛莉絲到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少女重華。 的頭像
少女重華。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