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煙資料來源:金易、沈義羚《宮女談往錄》。

    新年時要給阿玄的點文,慢了很久啊對不起!<O>

 

帶著火的蒲絨燃著了紙眉子,藍貓拿著給劉點了煙。

 

劉湊過嘴吧唧一口,薄荷的清香縈繞鼻間,摻著點花香。

 

「丁香?」劉懶洋洋的。

 

「是。」藍貓說,直愣愣地瞅他,大眼睛眨也不眨。

 

「哪來的?」

 

「梅琳小姐,給的。」

 

劉饒富興味地哦了聲:「女王走狗底下的野狗之一啊。」

 

藍貓歪了歪頭,並不答腔。

 

劉知道她聽不懂,不過他沒解釋的興致,也沒那必要性。

 

「自從來到英國,這花就少見了啊,下次再謝過凡多姆家。」劉腦子裡轉著心思,從藍貓手裡拿過印繪花鳥的細煙管兒,有一下、沒一下地把玩。

 

藍貓點了點頭,見劉又抽起了煙,就再去捏了一小團蒲絨,另一隻手則去搆包著煙絲的青條兒。

 

劉道:「貓兒,別忙。」

 

藍貓停下動作,將手收了回來,又歪了歪頭。

 

「給人敬煙,最忌匆忙,這可是和火爺兒打交道的活,就得拿水娘兒的自在態度應付。」劉揚起了唇,弦月般的弧度,看著涼薄:「妳功夫還不到家呢,藍貓。」

 

藍貓規規矩矩地跪坐,嫩生生的臉上毫無表情,但劉能從她微微搭拉的眼皮看出她的洩氣。

 

唉,他的乖貓兒呀。劉在心裡喟嘆。

 

他不過就是點撥一句,竟惹得他可愛的義妹不悅了,這真是……好得不能再好。

 

自從上次藍貓執行任務回來,她的情緒反應就愈來愈多,許是那隻死去在路旁的小貓給了她什麼刺激,除非是劉派她出去做事,否則幾乎一整天都黏在他身邊,若有其他女人想要接近他,就隱隱釋出殺氣,嚇得那些花骨朵似的姑娘們大驚失色。

 

藍貓的不對勁,就連偶爾來匯報的曹也察覺一二,只是不敢肯定,但他曾有一向劉提及,須得剷除生了情感的殺手。

 

當時的劉只是笑:「有那麼一天的話,我通知你來觀刑。」

 

曹向他皺了皺眉,隨即卻行告退。

 

至今,劉只要一想起曹臉上的困擾神情,就會滿心快意。

 

劉又抽了口煙,睜開一貫瞇著的眼,目光銳利:「過來,藍貓。」

 

藍貓原本就倚著劉的座椅邊,聞言乖巧地靠近,伸出手讓劉把她拉到腿上。

 

劉啄了口她的臉頰,親暱得像是對待情人。

 

藍貓不顧髮髻會散開,也用力蹭了蹭劉的胸膛。

 

「丁香成結,是為同心。」劉把煙管兒湊到藍貓嘴邊,笑說:「吸一口,妳可就把自己賣給我了。」

 

藍貓粉色的唇瓣含著煙嘴,茫然地說:「我,本就是、哥哥的。」

 

劉摸了摸她的髮,黑玉似的瞳眸泛著熾白光澤。

 

是的,藍貓本就是他的,不論在夢一般的現實裡,或者現實一般的夢裡,藍貓都是他的。

 

他輕吟那段已爛熟於心的莊論:「昔者莊周夢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適志與!不知周也。俄然覺,則蘧蘧然周也……」

 

藍貓靜靜地聽,緩緩閉上眼睛。

 

夢或現實並不重要,唯有此刻他們是在一起的,即可。

創作者介紹

懸念。

少女重華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